【黄黑&青黑】Something better(HB To 黑子哲也)

不同场合的青黑黄黑小段子,太久没动过笔都有些手生了呜呜呜呜....(土下座。

祝我们的小天使生日快乐呀!!!

*

BGM:Because Tears steal hearts——Ailee

  黄濑偶尔会把工作上的事带回家。至于偶尔中的通常,都是拉着黑子陪他对台词。

   事实上黑子本人对这样的事并没什么兴趣,他也并非是什么处在恋爱期的少女,也过了听到那种酥麻台词会脸红的纯情年纪。每次他都仅仅只是静静地看着黄濑以一种极其严肃的态度表演完那些打动所谓少女心的桥段,说实话他很想笑,但是又觉得笑出来实在失礼——因此每次这样的经历都成了一段辛苦憋笑的记忆。

   唯独今年的生日不一样。他也离初老族(*初老族:指迈入30岁行列的人)不远了。其实人越大对生日这回事越没概念,他也是如此。在他的印象里,生日都是越过越简单,和黄濑交往同居后,若不是每年有那人的短信提醒他自己都快忘了有这一回事。

      今年的生日,黄濑推掉了所有通告。

    ”我一个人也没问题,也不是非要过生日的人了。你要是实在不行就去工作好了啊?不然经纪人小姐会生气的吧?"黑子哭笑不得地看着从包里拿出台本的黄濑,”你看,你即使在家里也会顾及工作的事啊,既然这样,那就干脆去工作吧?“

      ”小黑子等会儿就知道啦。“黄濑露出能瞬间捕获一片无知少女(?)的心的微笑,故作神秘道。“请你务必看一下台本哦。”

     “....好吧。”  

      ——是一个还蛮老套的故事,到家中公司工作的富家子弟爱上了同公司一个性格平淡的女生,由于身份不登对而发生了一系列的故事。以他作为一个作家的视角来看,这样的故事实在算不上好。不过——有些故事倒是似曾相识——像极了自己和黄濑之间的某些事。

         似乎有些懂了那人的用意。一瞬间有些恍神,黄濑还是一脸认真地说着略显矫情的台词,他却一句都听不进。

      ——记不起有多少时间没有这样好好地单独两个人在一起。他理解对方工作上的辛苦,彼此都是。自己作为作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聚多离少是非常正常的事,这一点彼此都习惯。即使如此,他还是愿意选择和那人在一起,尽管他也不清楚这会不会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尽管,那人从来没有和他说过类似希望永远在一起之类的话,尽管,有时他也自私地希望用类似于结婚之类的仪式束缚住对方。

      “.....可能我什么都没有,但是,尽管如此,”那人停顿了一下,他好奇地从失神中回过神来——满是温柔的鸢色瞳孔,似乎是蕴含着溢于言表的爱意。他想起了当初那人告白的时候也是这样,在冬天的日子里,在车站不起眼的角落,等待着研习到深夜的自己。在街上不能够拥抱,他记得突然就被悄悄地拉住了手,被温柔地抬起头,彼此凝视的一瞬间听到那人说“我爱你“很像是少女漫画里矫情的桥段,又像是少年时期泛滥着春色的梦。然后就莫名其妙在一起了。

    “请你,和我结婚吧。”

      最最普通的台词,但是看着那人以那样的神情念出这句话,都还是会陶醉其中。有首歌里唱“every time I look at you, it’s like the first time”(出自Taylor Swift《Mine》),大概就是那样的感觉。真是奇怪,或许,还很矫情,明明已经过了那种会不经意被感动的年纪。

     一下子变得很安静。他没有抗拒那人吻他。不是带着性意味的狂热的吻,而是小心翼翼的温柔的吻。从额头,到嘴唇,到最脆弱的颈项。却突然停止了。

      他看着黄濑微笑地展开手掌——应承了他喜欢的极简风格的戒指,在灯光下闪着柔和的光。

     “只要你愿意。和我结婚吧。“


*

BGM:歌唱得更好了——Ailee

    年初的时候,他们之间莫名地开始了交往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冷战。

    大概是因为一件算是挺小的事,去年年末的时候青峰突然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样非要去参加一项在黑子看来非常危险的任务,就算问原因青峰也死活不肯说,于是就吵起来了。

   ”哲你怎么总是那么固执。我想做什么一定有我的理由,这是我的自由。”青峰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生气,只是以一种非常冷静的口吻说出了这样的话。

    “那就随你便好了。刚好我也不再想管你的事,那请你也不要来干涉我。”一下子就火大了起来。

     “....切。”当他关上书房门的时候听到了身后人不满的抱怨声。

       那之后20几天都没再和青峰说过话。像是不熟悉的同居人,每天彼此做各自的事,也不互相过问什么。 

       最先忍受不了这种冷战氛围的也不知是谁。他知道青峰有找彼此都认识的好友商量,也知道那些好友每次的欲言又止都意味着什么。他其实没好到哪里去。虽然也不是害怕寂寞,只是,这次似乎闹得有点大,以往的确也有一些摩擦,但通常持续的时间不会太长,大抵床头吵架床尾和之类的。但是这次不一样的。青峰在家里即使有时会憋不住沉默自己和好友打电话或者看看视频之类的,也没有要和自己说话的意思。

        ——刚好自己也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意思。非常赌气的想法。

       1月底,第二天就是自己的生日。

       尽管对生日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直到这天之前两个人还是处于冷战中,一点都没有好转,这实在让人高兴不起来。

       或许是一瞬间的想法,还是在深夜,突然想去外面走走。随便哪里都好。

       草草地穿了衣服,悄无声息地一个人出了门。青峰睡得那么死,大概不会发现了吧。

       想要去稍微远一点的地方。他顺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往前走,路灯的光照得他眼睛干涩又难受,说起来,或许冷战期间的夜晚都是并不舒坦的浅眠,他其实很害怕这样的事,这会让他想起少年时的一段并不那么开心的记忆——最初也像是这样,不再互相说话,不再互相微笑。不知不觉间他竟那么在意某个人的事,似乎一举一动都在压迫者他的神经,坐立不安。

       手机在衣服里不停地响着。他也没有要去接的意愿。直到,他被烦得不得不接起的那个时候。

    “哲,我不管你在哪里,不许给我挂电话。就这样听我说。对你说那样的话,抱歉。我想去出那个任务,是因为如果完成的话就会有一笔还不错的奖金。这样我们可以到更好的地方去住。你还真是任性啊,明天都是你的生日了。亏我本来还想给你...那什么..惊喜。一觉醒来发现你居然不见了。你还真是喜欢你那些小说里的桥段啊,离家出走什么的。反正我是不懂啦。总之你快给我回来。大半夜在外面讲这种电话还到处乱走是很傻的事啊傻瓜!“

      ”到底谁比较傻....”他挂了电话,说不高兴是骗人的。原来他以为自己和那人不过是篮球上契合度高罢了,没想到,自己在想的一些事还是瞒不过,大抵,那人虽然不善表达,心里是明白的吧,说不定在冷战的时候已经把自己嘲笑了好几百遍也说不定。不过算了。

       他转过身,街道的另一端,像他多年前曾经看到过的那样,某个人变得成熟起来棱角分明的脸,在路灯的映照下,他看不清那人脸上具体是什么样的表情,只知道大概是在笑。

     ”哲。欢迎回来。生日快乐。”

评论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