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遥】My loves leap through the future's fence(遥女体)

BGM:Salut d'amour(爱的礼赞)——Elgar(纯音乐)

题目大意:我的纷纷爱情越过未来的藩篱,来源自西格里夫.萨松的诗。关于西格里夫.萨松,就是那位写了“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诗人。

设定是女体遥,雷女体的各位请慎重。长大成人的真女体遥,遥酱是商业绘师,真琴是公司职员的设定。

祝食用愉快。

My loves leap through the future's fence

    25岁的生日礼物,是默默等待了很久的求婚。

    非常不正式的,在一如既往的亲吻之后,真琴突然开口很认真地说,遥,嫁给我吧。

    很自然地就答应了,像是答应什么很随意的小事。

    大抵是,想起了快要和自己的年龄一样长的,两个人曾经走过的时间吧。不答应就太说不过去了,她总是有这种想法。

     最初工作的时候,没有闲钱请助手,填色和脚本的工作只好都由自己来,累到几天都不能好好休息,交成品的时候还会被编辑劈头盖脸地骂一通说“不能太随心所欲啊”之类的话,却又不能为自己辩解。被说得最厉害的一次,她很没出息地流了眼泪,那个时候是在冬天,临近深夜。当她差不多冷静下来红着眼睛走出编辑部的办公楼的时候,在对面的街角看到了等待着自己的真琴——鼻子被冻得红红的,怀里抱了一条围巾,肩上落了一些雪,时不时地搓着手,不停地向这边张望。那一刻莫名地又哭了出来。她看到那个人一副焦急的样子趁着没车的时候闯了红灯跑了过来,竟然还在呆呆地想——他怎么知道自己哭了呢。随即被拥入一个带着暖意的怀抱,被小心翼翼地围上围巾。然后,手也被纳入了另一处温暖的地方——难得浪漫了一次。听起来的确是——在雪夜中拥吻之类的。

    莫名地无法忘记。那大概算是25年来最软弱的一次。若一个人,最软弱的一面都流露给了另一个人,那么,还有什么是他不能给的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没有大部分女生们期望的钻戒和玫瑰,没有如同王子般的单膝下跪,也没有什么甜言蜜语。她就这么轻描淡写地答应了。

      ——这样就算是,结婚了吧。

    

     ”奶奶,我和真琴要结婚了。“

      26岁的春天,她一个人去了奶奶的墓地。

     ”我过得很幸福,和真琴在一起很开心,就算是做了妈妈,也会被好好宠着的吧。谢谢奶奶的保佑,恋爱,很顺利。奶奶在那边,也要好好开心着啊。”一口气说了那么长的话,连她自己都感到了不可思议。——大抵是,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有什么东西被对方慢慢地改变了吧。

    ”工作的事情,奶奶不用担心。这几年逐渐好起来了,画稿也不会再被编辑Pass掉。也不会被骂得很惨,出了自己的绘本。真的像奶奶以前说过的那样呢,人要经历过这些挫折才能成长起来。20岁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事的我,现在,是不是也有点成长起来了呢?“她蹲下身,小心地打扫着落满了落叶的墓台。

    ”未来会怎么样,我不想去想。奶奶,我是不是有点没用?但是啊——奶奶不也说过,活好现在。我的现在就是有真琴和奶奶的现在。我知足了。“

    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柔和地透了进来,照得人全身都暖洋洋的,配合着已经没有寒冬气息的风,整个人都像是溺在温水中的鱼,贪恋地享受着来自四方的温暖的拥抱。

   ”奶奶,我真的,很幸福。“几乎落泪。她说不清楚为什么在这种时刻却矫情地想要好好地哭一场,之后的日子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太多,她也觉得自己没用,竟是想都不敢去想,只能懦弱地用”活好现在“这种听起来充满了高尚的理由来躲避。唯有感情,她有百分之百的相信。她不惧怕回头,因为她知道有个人始终会站在那里,用这份持续了20多年的爱满心喜悦地给予自己一个温暖的拥抱。

     她轻轻地在墓碑前放上一束花。郑重地鞠了一躬。

     随即被什么人从背后抱住。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人,他的身上有着春天好闻的味道。他笑起来像是有一阵风温暖地吹过。

    猛地想起了在某本书上看过的句子,那果然,是形容真琴的吧。她微微地笑,伸手附住了环在肩上的另一双手,无名指上的铂金戒指闪着温暖的光。

    ”真琴。我怀孕了。“


END

评论
热度(2)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