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走过02(815黄黑日贺文)

BGM:至少还有你——林忆莲


18岁 法国 巴黎

      高校毕业的时候,黑子申报了法国的大学,去修习文学鉴赏专业。

      高三整一年他都把时间花在了法语的学习和钻研习题上,自然比其他同样背负着全国大考压力的同龄人们还要辛苦,黄濑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既然那么累干脆就留在日本读也没有关系。可黄濑怎么会知道他的心思。他是铁了心的要去巴黎——听说黄濑作为艺人接拍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在那里完成的。

    ——想要去看看那个人也看过的风景。大概是出于这样的心态。

    大抵是人长得越大就越会失去孩童对成人独特的依恋感,黑子就是这样,有一部分的确是性格所致,导致他比其余同龄人更为独立,他从高校一年级那一刻起就做了这个决定,并一直在校外做着兼职,暗自计算着自己去国外所需要的开销。一点一点地积蓄。

    ——这些黄濑都不知道。没得抱怨,直到黄濑送自己去机场的前一秒还在说”留在日本多好啊“这种话。

      18岁的生日是在巴黎过的。没有人陪着。人越大对生日的概念就越模糊。他大概是典型的那种”过不过都一样”的人。况且,有这时间还不如多打点工做点兼职,养活自己。毕竟怎么说留学这事都是出于私心,也不是小朋友了,也不好让黄濑一直养着自己。

     巴黎的冬天并没有太多的雪,尤其到了1月末的时候,所谓的地中海气候。这大抵是所有社会人文学科学生的通病,比如说黑子,那个时候就怎么也想不通,又是盆地又是地中海气候,不是更容易聚集水汽吗。欧洲人都有早下班的习惯,反正不会少拿工资所以他也自得其乐,生日那天回家的路上,就不知不觉想着这个问题。

     他住的公寓在蒙帕纳斯高地附近。难得生日便去了附近逛一逛,正值黄昏。夕阳金色的光笼罩着高地最顶端的圣心大教堂,洁白的砖瓦反衬出的光辉自是十分好看。让他想到了小时候会在某个人眼睛里看到的东西,像是有一个人独占着的错觉,心安理得地占据着。

     身边的情侣走过一对又一对。他趴在教堂前的栏杆上,看着夕阳笼罩下的巴黎与远处的农舍,他很想就这么自己静一静——冬日的暖阳总是能适时地勾起人的回忆。复杂交织的情绪胀痛着心脏。刚巧又听到身边的爱侣们的耳鬓厮磨,你侬我侬的氛围似乎和他这个孤独的外乡人完全不融合,他是第一次如此地想念故地。开着暖气的房间和另外一个人温柔的背影,熟悉的话语,还有那种被疼惜着的温暖感。

     “黄濑君,我好想你。”他从来没有过现在这样如此情绪化的状态,掏出手机按了这么几个字想都没想就按下了发送键。——黄濑君大概看不到吧。这种短信。他自嘲地想着。

       ”小黑子!!抱歉,现在在工作。啊对了你那边今天才是你的生日吧。生日快乐!抱歉啦礼物什么的得你回来再给你啦。这么想我的话,等下晚点我打过来给你好了哟——!”

        东京时间次日凌晨1:32。

       ——都30几的人了还是这种嫩得要死的语气。他在心中默默吐着槽。但是,很开心。

      ”黄濑君...你...是要结婚了吗?“猛地想起最近在SNS上看到的一些关于黄濑的桃色新闻,据说是和另一位女前辈拍戏的时候摩擦出感情之类的。他只是很不甘心,如果是真实的话。

      ”...那又是哪里的传闻啊...绝对没有这回事。抱歉,今年不能配小黑子过生日了。”对方回复得倒是很快,干脆得否认了。

     ”.....加油工作。不打扰了。”

       姑且算是,没有这回事吧。他想。


36岁  美国 纽约

     黑子哲也20岁的生日礼物,是一次去美国的旅行。

     他隐约想起自家小孩12岁的时候似乎也有这样一次旅行,纯粹的,两个人一起去。没有助理和经纪人这种麻烦的东西。父母一直不停地催自己快点找个女人结婚,说是总不能就只靠一个别家的小孩。话是这么说,但是他一点都没有想结婚的意思。

     36年的人生,不要说女人,女人中最顶尖的那么几个他都见过,同时也深知【女人】这种生物所拥有的独特心思——有时甚至缜密得可怕。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所见过的女人似乎都是怀抱着结婚了就认定不放的心态,恰巧他很讨厌那种束缚感。但父母的心意他岂能拒绝,年前的时候就糊糊涂涂去相了亲。自家小孩似乎还因为这个和自己似有似无地赌气。

     说实话结婚,和不如就这么和自家小孩过一辈子来得快乐。

    ”黄濑君,你在想什么。前面就是红绿灯哦。”袖口被人用力地扯了扯。黄濑低头,看到自家小孩一张微皱着眉头的脸。

    ”啊没什么。谢谢小黑子!”——果然还是自家小孩最懂得关心自家。他顿时有了种欣慰得要扑过去抱住孩子的感觉。

   “黄濑君想去哪里?这样漫无目的地闲逛不太好吧?”

    ”帝国大厦吧...?"

    "...那不是和蒙帕纳斯大厦差不多么。换一个。“

    ”那...第五大道?”

  “香榭丽舍。“

    ”博物馆!“”卢浮宫。“”百老汇!“”蓬皮杜艺术中心。“

   ”小黑子你....“他不禁感叹果然孩子大了就是不一样,虽说他也明白眼前的青年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需要保护的柔弱的孩子了,甚至这个孩子,或许再过不了几年就可以独当一面,远走高飞了。瞬间就有了种无奈感。

   ”噗...那就去第五大道吧。”

    他看着走在前面的青年的身影。他想他或许明白了什么——所有的东西皆会流失,包括,你视作珍宝一样呵护着的东西。 

  

    那天晚上他留孩子一个人在旅馆,虽是极为幼稚的,像是年轻时失恋后的买醉行径,所谓的“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日愁来明日愁”吧。酒吧里有形形色色的人,包括一些去不起Gay bar的同志们,大多都是Bottom的样子,眨着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向自己抛着媚眼。他只是兀自喝着酒,只当没有看到。

    和8年前一样的朗姆酒。他记不得那天晚上他究竟喝了多少。回去的时候已经是2月1日的凌晨。

    ——又错过了。他迷迷糊糊地站在旅馆房间的门口想着,一边感叹自己在这种状态下居然也平安无事地回来了。真是惊人的酒力。

    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他看见青年一脸的倦色,像是刚洗了澡,全身冒着湿气。竟让他像是有种回到几年前两个人还能一起在浴缸里泡澡的时候,小孩子的身体嫩白嫩白的,头发也是柔软的。是什么时候呢,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吧。他发现自己对这个孩子有一种说不清的悖德的情感,但理智阻拦了他。

   ——现在,总算可以了吧。他这么想着,脸上露出了坦然的微笑。就这么毫无顾忌地抱了上去,青年自然一副被惊到的样子,转头看了看四周,飞快地把他拽进门。

   ”黄濑君你怎么....“青年皱起了眉,一副嫌弃的样子。”我扶你去浴室吧,先洗洗再说,我去下面的便利店看看,有什么可以醒酒的东西。”

   “不要.....”他一听青年要走到哪里去,就像是发了狠般,箍住了对方,将青年按倒在床上,“小黑子,我陪你过生日吧....抱歉啊...又晚了...我才不要错过...“

     ”黄濑君,你放开...好吧那我哪里都不去,但你先去洗一洗再睡。”青年似乎是会错了意。

   “洗什么洗。这样就够了。”他想着,用力吻了下去。

      没有抗拒。青年开始只是略微地缩了一下,之后甚至还回应了自己。他听到理智不断地提醒自己,对方可是个比你小了16岁的孩子,你亲手塑造了他的现在。——那就毁了他。他残酷地想着,这一刻,他将理智之类统统置之身外。他等了整整10年。

     他像是发狂般,疯狂地吻着身下人的身体,几近愤怒的情绪中带着爱抚,尖利的牙齿的啃咬几乎划破皮肤。他听见青年如同琥珀般清冽的声音发出的呻吟,那仿佛是最美的声音,他好像是演奏者,以青年的身体为琴,奏出这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乐章。 

      塑造他,引领他,宠爱他,最后,用你的方式,毁了他。

     有个声音这么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如何会对一个原本不可能走进他生活的孩子产生这么深的执念。直到他颤抖着分开青年的双腿。青年才有所反抗。

     “你爱我吗?黄濑君。不要让我把这当做玩笑,我很爱你。”青年的眼睛在昏暗的床头灯下折射出温暖的光。

    “我不知道....小黑子...抱歉,我不知道...但是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答案...”他像是饮鸩止渴,即使懂得那是致命的毒他也甘之如饴。他几欲要被那种负罪的悖德感逼得发疯。

     ——那就不要去想了吧。在陷入黑暗的最后一刻他这么想着,挺身进入了青年温暖的躯体内。

     一夜云雨。


22岁  法国 巴黎→ 日本 东京

      22岁的生日即将到来的时候,他完成了毕业的论文,按下了邮箱的发送件,顺利完成之后。黑子突然有了种从来都没有过的成就感。

      台灯下垫着1月31日上午飞回日本的机票。他满足地一笑。

      不长不短的4年就这么结束了,他走过了很多地方。一个人,两个人。更多的是独自一人,在南欧温暖的冬阳下,一个人走过那个人也去过的地方,意大利的米兰,德国的慕尼黑,瑞士的卢塞恩,他带着偷偷从那个人PC上拷过来的照片,看到了他从前从未看到过的风景。

     还有,两人一起去的,美国纽约。

     20岁生日那晚发生了什么,他记得很清楚,身体被强行进入的感觉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可怜了他在被进入的那一刻,还在思考着那人暧昧不清的回答,他说“我不知道我爱不爱你“。

     ——潜台词是,我可能不会爱你吗?想到这个就觉得很难过,那之后两人的关系表面还如同以往一样,只不过内里,在悄悄地改变吧。他很少有为了感情黯然神伤的时候,在巴黎留学期间,也有受到过各种各样人的告白。自己也曾悄悄喜欢过什么人,但最终都失败了。他无奈地发现,他放不下某个人。或者说,他被放不下某个人。

     ——真傻。

     

     登机的时候是巴黎时间早上8点。东京时间傍晚17点。

     离当日的1月31日结束还有16个小时。但愿他能在那之前见到那个人。的确有提前发短讯通报自己要回来的时间。不过黄濑并没有回这条短讯。看没看到都是个未知数。还是不要期待了吧。

     ——与其为这个问题纠结,不如好好睡一觉。

    他闭上了眼。

    离到达日本东京还有13个小时30分钟。

     

    2月1日,6:30am。日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

     由于是清晨,机场里并没有什么人,只有零零星星的扫除人员在候机区沉闷地打盹。

     说实话他很忐忑。他不知道黄濑会不会在出口处等他,以往的几年他暑假回日本,黄濑就算有工作也会推迟,特地跑来机场接他。准时,周到得很。自己似乎还埋怨说怎么不回去好好工作,黄濑都只是一笑而过,说“为了小黑子嘛”。

      竟如此怀念,只当是再也回不去的过去。人总是一味留恋那些过去的日子,身处其中的时候却毫不知惜,到头来只好黯然叹息,说着“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傻话。

     那么自己呢。还不是一样。

     他沮丧地想着。快步走向了出口处。习惯性地四处张望。

     即使这样也不放弃的自己,又算是什么呢。只有习惯是最冷静的东西。改不掉。大概不会来的吧。正要伸手去招呼一辆开过来的出租车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熟悉的语调。

    “小黑子——欢迎回来。”

     ”诶..你?!你怎么来了。“

     ”这不是惯例吗。“黄濑笑嘻嘻的,一副温柔的样子。

    “我以为你没看到短讯。所以...其实我自己回去也可以的。”

     ”怎么行呢小黑子难得回日本。”

    “之后暑假再去一次巴黎,以后就再不是”回“,是”住“在日本。”他认真地强调。

      那人顿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原样,“这样啊,真好呢。走吧。车在停车场那里。“

      他边走边打量着这个1年没有见的男人,快40岁的人了,依旧是精力焕发,还像是他记忆里几年前的样子,身上闪着光,帅气温柔的男人。只是脸上平添了一份那个年纪的男人才有的成熟,大抵是岁月沉淀才会有的那种令人安心的气质。不觉就红了脸。

     ”小黑子,抱歉,今年又没有陪你过生日。“

    ”过不过都一样啦。而且,并没有呢。“

    ”诶?“

   ”我看的是巴黎时间,还有2个小时30分钟才过。黄濑君你,不打算和我说些什么吗?“他面上很淡定的样子,像是有点俏皮似地说道。”20岁的生日,不管怎么样,请给我个交代吧。“

     男人没有回答。

     他想他大概是戳中了这个男人很不愿意提起的东西。身为一个男人,论谁都不愿意被人提在醉酒状态下的One night stay。

    “对不起...我...”

     “我想,答案是——“那一刻他屏住了呼吸,男人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耳旁,”我爱你。“

      这句话,他听过无数次,母亲对孩子说,孩子对老人说,男人对女人说,黄濑在他出演的电影里对着漂亮的女主说,唯独他没有听过。现在——终于,他也听到了。 

     几乎是要哭泣的感动颠覆了他。他曾经无数次地想过那人会以怎样的方式和他说这句话,但那都是想象,曾经那么疯狂地渴望着这句话,如今得以实现了,却彻彻底底,懵掉了。

    ”小黑子的答案我2年前就已经知道了。现在呢。真的抱歉,那么晚才告诉你答案。”

   ”没有变哦。“他说。


   我走过那么多的地方,看过那么多的风景,遇见过那么多的人,

   但是,当我回头。

   只有你,在我身后。

——End——



   

评论(14)
热度(3)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