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走过01(815黄黑日贺文)

说一下设定,黑子和黄濑的年龄差是16岁。两人是义父子关系。

815贺文,祝大家快乐。使用愉快。

主题是我可能不会爱你的名台词。暑假刚好看完这部剧,就借用了过来。


BGM:至少还有你——林忆莲

如果我看过你看过的世界,走过你走过的路,是不是就能更靠近你一点。

                                                                                             ——李大仁《我可能不会爱你》

5岁  日本 东京

     那年的生日,和出生的时候一样,是一个下雪的日子。

     小孩子并不会懂什么宿命论,黑子只是单纯讨厌下雪——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出生的时候也下着雪,母亲因为自产护理不当去世了。

     空荡荡的屋子,只剩下时钟走动的滴答声,黑子打开了电视——新闻专访。他并不像其他小朋友那样有可以为自己录动画录影带的父母,父亲工作很忙,连照顾自己的时间都不太有余裕。孩子心性难免有斗气和抱怨,但他似乎能够理解父亲的辛苦,也就默默地一并忍下——没什么大不了,只不过是动画片,还有很多可以玩的东西。

     他望向窗外越下越大的雪,父亲答应了自己要回来陪自己过生日,如果是那样有决心的父亲的话,一定不会食言的。他紧紧地抱住了身边的小鸡抱枕——父亲去年买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一定不会有事。孩子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定,拼命打起了精神。

     

     2月1日的钟鸣响了起来,孩子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被莫名地惊醒。睁眼,父亲还没有回来。

      孩子已经学会了如何从失望中打起精神来做往常该做的事,他小小地叹了口气,刚要回自己的房间睡觉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您好,这里是黑子家。“孩子克制出呼之欲出的哈欠,按着一贯的礼貌说道。

   ”那个....小朋友你是黑子先生的...儿子吗?可以告诉阿姨你家的地址吗?你爸爸他....出了点事....所以阿姨要过来接你过去。可以吗?“

   ”.....“

  ”等等...小朋友.?!”

    孩子并没有回答。只是用力地挂了电话。他拼命克制住自己不要哭出来,但是还只是个5岁的孩子,怎么可能轻易做到控制情绪呢。孩子不想去考虑那个最糟糕的的结果,大人都知道骗人,说什么出了点事,其实是不得了的事也说不定。自己的预感果然还是准得要命。但这种预感,他一点都不想要。

    孩子最终还是哭了出来,把头埋在了温暖的抱枕里,似乎要把之前的几年没能哭过的全部补上。他想不到任何能够让自己冷静下来的好方法,也根本就做不到。

     自此将孤身一人。


22岁 日本 神奈川

     福利院里有很多的孩子。每一个孩子都是那么可怜,仰起的脸上已经有了苦难留下的伤痕,藏在双眼泪珠的天真中。

    黄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站在角落里与其他小朋友格格不入的天空色头发的男孩子,其实他长得并不丑,应该说,很清秀。尤其是,黄濑非常喜欢这种天蓝色。以小孩子喜欢漂亮可爱的东西的天性,照理说应该不会受到冷落。可是那个男孩子只是一个人静静地看着书,手里抱着一个快被洗白了的小鸡抱枕。

    “院长,那个角落里的男孩子是....?“他礼貌地露出足以秒杀现场所有女性的微笑,询问着虽已是中年却还是像小姑娘一样红了脸的院长。

    “咦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

     ”就是...看着故事书头发天蓝色的那个。“

     ”哦...那个孩子啊。他不久前才刚被送来呢。是个很可怜的孩子呢,据说母亲在出生的时候就死了,父亲在不久前也因为车祸去世了。啊对了是在今年的1月31日,真不幸,恰好是神奈川这边的路段出了问题。所以就到我们这里来了。“院长一副像是看惯了这类事一般云淡风轻的表情。

    ”那...他父母的双亲吗?“

   ”貌似是有着什么奇怪的信仰,认为这孩子是扫把星,所以两方都不肯领养呢。况且年岁都很大呢似乎都拿着政府赈济金呢。啧啧...真是的,这样来浪费政府的资源真的好吗。虽说最初有拿钱给我们,但是这样怎么说都太...“

  “这样....他叫什么名字?“——这样看来还真是个可怜的孩子,黄濑不住在心中叹息。面上却还是微笑的样子。

   ”黑子哲也。”

   ”黑子...?怎么觉得好熟悉。“

  ”不就是之前报纸登过的那个事故里为了拿什么东西丧生的黑子先生的儿子。”院长露出了一副略带鄙夷的表情,“所以说现在的人啊...为了钱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什么东西那么重要啊。”

    ——莫名地不爽。黄濑也不明白理由到底是什么,只是单纯为了那个素不相识的孩子在打抱不平。自己很少有这种为一个陌生的人打抱不平的时候,对,他仅仅只是觉得他很可怜,就此为止的应该。就算他真的决定了要领养这个孩子也不过如此。演艺公司最近也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弄了一个这样的慈善活动。说要艺人们去福利院探望小朋友作慈善活动,和自己素来是竞争对手的那位艺人似乎已经带头领养了一个孩子,说是要好好抚养。人气自然噌噌地窜上,公司也捞了一大笔,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而且对方都来这么一出了自己当然不能输,而他心血来潮地竟是也答应了。那时根本没想过要养一个孩子会很麻烦。只是觉得只要有钱就一切好说。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才有所改观,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招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黄濑先生,你要不自己和小朋友们相处一下试试?我就不打扰了。”院长看着黄濑一副深思着什么的样子,颇为识相地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决定好了。我想领养那位黑子...小朋友。“他怔怔地,来了那么一句。还斟酌了一下对那个即将到来的大麻烦要称呼什么比较好。

     当天的报纸上,出现了另一条关于艺人领养孤儿的新闻。


8岁 日本 北海道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身边有另一个自己想都没想过这个可能性的人出现,孩子自己也记不清了。

      最初被领养的时候,孩子只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个人并非真的想领养自己,只不过是同情罢了。——他看到那个似乎是很讨厌他的院长与那个人谈笑风生。一定是又讲了什么关于自己的不好的话吧。

     奇怪的是,就算这样,那个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对自己做出过不好的态度,相反,非常的温柔。孩子当然不会去质疑那样的温柔是不是真的,只是颤颤巍巍地承受下来。他隐约是明白的,这个人可以给自己很多自己没有的东西。尽管大多是物质上的,和父亲一样,那个叫黄濑凉太的艺人先生,工作也非常得忙碌。一个月里能见面的次数也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那位艺人先生的助理在帮忙照顾自己。真的非常不可思议,就算被说了“虽然我领养了你,但是你不必叫我父亲,黄濑君就好“这种明显带有疏离意味的话,换做以前和父亲在一起的自己,大概会暗自伤心一阵子吧。孩子总有种”想要身边的人都喜欢自己“的想法。当时直接听到也没有太大的感觉。——以后,一定就懂了吧。只要尽力地做好该做的事就一定会懂的吧。

    ”小黑子——吃蛋糕吧。总是看书对眼睛不好哦。“

   ”黄濑君工作结束了吗?谢谢。“——其实是在发呆。孩子心虚地从书上一个都没有看进的文字中抬起头。

  “嗯,还差一点啦。难得带小黑子到外面来,总不能一直顾着工作。“黄濑笑得很是温柔,让孩子想到了父亲还在的时候,每一次晚归都会揉着自己的头说”抱歉啦不能陪着黑子“的样子。——好温暖。

     照顾自己的助理貌似是生了病,学校也有假期亲子活动说是要做记录。作为义务监护人的黄濑又正好要去离东京很远的北海道工作,就顺着这个机会带自己过来,当做是亲子旅行。——好吧,严格来说亲子是没有的,只有旅行。

   ”....黄濑君....这边...一直下雪呢...“孩子咬了一口对方递过来的蛋糕,小心翼翼地抬眼道。

 “那不是很好吗。关东就算是下雪也只有大前年那次下得特别大。小黑子不喜欢雪吗?”

  “不是...那个...”虽说从刚才起孩子自己也觉得很荒谬,对方并不是自己的父亲,是闪闪发光的艺人,受到的保护一定不会少,不可能出事。但毕竟也一起生活了2年,尽管没有太强烈的情感,依恋感还是或多或少有一点。——外面一直在下雪。旅馆的房间里开足了暖气,和那个时候一样静得只剩下钟走动的声音。“下雪...一定会有不好的事发生的...”

   “是这样吗?怎么会呢,不会的。雪不是很漂亮的吗?关东都不怎么看到这样的雪呢。小黑子不去外面玩吗?“

     那些事黄濑并不知道。

   ”不是的....!!我....我的爸爸就是在这样的天气...才去世的,妈妈也是....!!雪一定是不好的东西!黄濑君....如果黄濑君也有事的话...就真的一个人也没有了....”

     对方显然被自己失控的样子吓了一跳,孩子几乎要哭出来,眼眶酸酸的,他只好拼命咬着唇克制着要开始哭泣的欲想。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孩子拼命地憋回要流出来的眼泪,低下了头。

    空气像是沉默了般,一向都温柔的艺人先生也没再开口。——一定是被讨厌了吧,说出那么过分的话。

    “小黑子...没事的。“对方意外地没有生气,只是轻轻地走过来抱住了自己。”没事的,我保证,在你好好长大之前,我都不会有事。相信我。“

     ”真的吗...?“

    ”嗯。我保证。相信我。“


28岁  意大利  威尼斯

      黄濑难得空出时间带孩子去旅行,不是工作,也没有经纪人和助理,是纯粹的,两个人去旅行。

      孩子对这方面的事向来不太挑剔,就选了自己相对熟悉一点的意大利作目的地。只是不走运的事,到达威尼斯的那一天刚好下了大雨,只好取消了所有的预定计划,呆在旅馆里兀自发着呆。

      顺着旅馆的窗户可以看到圣马可广场,金狮和圣狄奥多静立在雨中,彩色的华璧被雨水冲刷了不知多少遍,透出点阴沉的气氛来。像是可以蔓延到心里,黄濑很少有这种矫情的抑郁的时候,莫名地就会烦躁起来,直到现在,已经是他的第4瓶朗姆酒了。

     “黄濑君...为什么要一直喝酒呢?”

     “不知道...大概下雨了心情不好吧。”对着孩子他还是有最基本的耐心的,扯出一个还算温柔的微笑。

     “黄濑君是在逞强吧?看起来很烦躁的样子。以前爸爸说过一直喝酒的话就说明一个人心情烦闷。“孩子一副狡黠的看透了他的语气,脸上却还是面无表情。

     “噗...小黑子你啊...这是大人的事情,你不会懂的哦。”他轻笑道,孩子总能恰时地治愈自己,尽管最初的时候总是一副戒备满满战战兢兢的样子,大抵是相处久了,关系熟稔了,就放下了这些本该是同龄的孩子们都不会有的心事。

      ”我已经12岁了,是大人了。“

     ”这话等过8年再说还差不多。明明还是小孩子,连身高都是。“看着孩子一脸认真的样子,他自己小时候也有过这种认为自己成熟得不得了的时期,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意外地没有笑出来。只是伸出没有拿酒瓶的手把孩子抱了过来,”你看。即使这样我也很轻松哦。所以啊,体重和身高都不行啊小黑子。“

    ”才不是呢,我会长高长胖的!“虽说嘴上那么说,可孩子丝毫没有挣脱他的意思,抱着书乖乖地微微靠了过去。

      孩子的书是前几天在罗马的时候买的。是一本宗教读物。他也不明白孩子为什么会对这些有兴趣,这个年纪的孩子不是还沉浸在拯救世界的梦想中么(?)。连他自己那个时候都是。顺着孩子的目光瞟去——刚好是一幅女神的插画。源自于中世纪画家的维纳斯,体现了文艺复兴时期最普遍的特点,即是崇尚人类的肉体,并冠以神之名。

     孩子似乎是意识到了他在看自己,一下子红了脸,啪地一声把书合拢,连说话都带了一丝尴尬的怒气,”这...这..这可是人体美学啊!“

    ”噗...小黑子不用那么紧张啦我又不会说什么,没上生理课么?这很正常啦。”他笑着伸手欲拿过那本书——是时候教孩子一些关于性方面的东西了,免得以后出去被别人欺负。

    ”黄濑君一定是被酒精烧晕脑子了,连书都拿不到呢。”孩子得意洋洋道。

   "怎么可能呢,看,这不是拿到了。“刚才的一瞬间真有种酒精上脑的眩晕感,闭了下眼稍微好了些。“小黑子你啊...以后想要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这种吗?”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给孩子讲这些,虽说他自己也明白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但面对这个孩子,总有一种负罪感。

    ”说...说什么傻话啊!!这种事...我才没有想过呢!黄濑君你太不正经了!“

   ”还是小时候的小黑子可爱啊那时候明明都不会和我这么说话的...我好伤心哦...“黄濑故意做出一副伤心的样子,孩子刚好转过头来,脸上带着像是赌气的红晕。在旅馆昏暗的灯光下,明明还只是个没有长开的孩子,却隐约有种娇媚的感觉。“小黑子你啊....小黑子要是有女朋友的话我会很难过的吧...”

   “这种事.以后再说...而且总有一天要...这样的吧...虽然...我好像不太想....!”孩子说着,声音逐渐小了下去,眼神也别扭得不知往哪里放才好。

     像是鬼使神差,他吻了孩子。蜻蜓点水般的吻,在他触及孩子的嘴唇的时候就适时而止——不应该这样。他听到有个声音这么说。对啊,那还只是个孩子。只是说了不想去找女朋友,只是自己理解成了不想离开。

    “小黑子...抱歉...”

     孩子像是受惊似地站起身,一脸错愕的表情——这大概是孩子的初吻吧。他有些无力地想着。

    “我去下浴室。”他说道。



评论
热度(1)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