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黑】雪が降る(说好的求婚段子)

BGM:圣夜(Holy night)——FictionJunction YUUKA(南里侑香)

真的很短。抱歉呜呜呜不太擅长写青黑的求婚的我呜呜呜QAQ....

可能会有OOC。

阿大的话大概是那种平时很别扭到关键时刻不掉链子会耍点小聪明的人吧,可以浪漫得要死。

个人觉得他情商应该挺高的。

祝食用愉快——!BGM是首挺舒缓的歌吧。请听一听哦——



雪が降る

    依稀记得他出生,是在一个下着雪的深夜。婴孩时期的事当然不会留下痕迹,但是却莫名地对雪中的藏蓝色的星空印象深刻。

     就像现在——黑子哲也26岁的生日。10:47PM,东京。

     他没有过生日的习惯,能过一次是一次,也不奢求有礼物,有句祝福就足够了。倒是有个人,从认识开始一直每年送礼物给自己直到现在——已经成为恋人的现在。

    “青峰君。”他看着手机上那人在不久前发来的短信,尽管在下着雪的街头冻得瑟瑟发抖,却还是露出了很幸福的微笑,默念出声——会有惊喜。

     突然觉得很怀念。他已经记不清从别人那里得到了多少祝福,尤其是,在学会一些处世要则之后,和那些所谓的朋友之间总会有这种不成文的约定。彼此生日的时候就算没有礼物也一定要祝福。不然就似乎意味着背离,到底哪些朋友给了他祝福他也记不得了。唯独青峰的祝福他没有忘记。并不是因为礼物。10次。他记得清清楚楚。连带着礼物,和每次祝福的方式,就算只是简单地短信也好,也完完整整地记得。

    青峰意外地是个很感性的人,即使外在总是别扭得要死,拌嘴是家常便饭的事。但在有关爱情的事上,却聪明得很,表白就选的自己的生日,那个时候两人还在辛苦的异地恋之中,青峰特地从关西的警校跑回关东——怎么能不感动,所以青峰区区一句“我爱你,在一起吧。”和一本精装俳句集就收买了自己。想来也不可思议,自己明明是个对感情的事那么挑剔的人,又是修文学专业的,他看过的那些男人用来收买情人的把戏多了去,像这么直白的方式反而腻了,厌了。没想到最终还是栽在这里,虽说那么多年挚友,也算是个恋人未满的状况,要说不喜欢不爱那也是假的。但总归还是有哪里不满意。

   

    11:30PM,他到家。还有30分钟他就要迎来他人生的第27个年头。

     一进门,就看见客厅的沙发上,黑皮肤的青年百无聊赖地翻着杂志的情景。

   ”哟哲,你回来了啊?“那人倒是一点不见外,一副熟客的样子——尽管的确如此。

   ”...大辉君你不解释下为什么你会有我家钥匙么?我可是可以告你非法潜入民宅哦?“

   ”喂喂哲不要这样吧——嘛...上次住在你这的时候就顺便....“

   ”顺便?那就是顺手牵羊咯?”黑子见青峰一副佯装无辜的样子,就越发坏心眼地调侃着,“这叫做小偷。对了,吃了晚饭吗?”

  “我不至于落魄到晚饭都没得吃吧.....哲你...今天没有特别的预定吗?”

   “嗯?生日的事吗?没有呢。今天几乎都在赶稿。而且,有青峰君就足够了。“

   “...话是这么说啦....生日快乐....”青峰难得红了下脸,微微别过头去,黑子看在眼里,心说果然和青峰在一起的这些年,别的没有改变,倒是说肉麻的话不脸红了。

     ”今年的礼物是什么?”

   “这个等下再说啦,对了哲你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眼前的黑皮青年突然认真了起来。

   “嗯....暂时没有....一定要说的话....意大利之类的吧?很想去看一次啊。佛罗伦萨的市立图书馆很想去看一次啊。“

    “诶又是这种老古董的地方啊。”

     “....”——不想和我一起去就别问啊。黑子在心中暗暗吐槽。“那大辉君呢?想去哪里?”

     ”我...无所谓。哲去哪里我也去哪里就好了。”

     "怎么突然问这个。好奇怪。大辉君最近浪漫值爆表了吗?“

    “总想两个人出去旅行什么的...听说可以增进感情。”

    “噗.....”黑子是第一次见自家恋人说这种关于情感的正儿八经的东西,说实话实在和其形象大为相悖,不由笑了出来。

     “哲你....“那人一副吃了瘪的样子,眼睛却在偷偷瞄着黑子身后的石英钟,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好啦我知道了。假期的时候去吧?时间不早了。你不是明天还有工作。”他起身欲走向自己的房间。

      ”哲你还没看你的生日礼物。“

     ”哦...那快点。我明天要见出版社的编辑要早点睡。”他由着青峰把自己拉到沙发上,心说所谓的惊喜就是生日礼物吗,那岂不是自己每年都收到惊喜了——略微地失望。

    “哲你穿上试试。”青峰蹲下身,递给自己一双似乎是限定版的篮球鞋,仔细一看才知道原来不是什么限定版,只是买来白色的篮球鞋,再用印刷染料人为画上去的,颜色倒是很好看,藏青色和天蓝色的交接看起来非常得舒服,还有点点金黄色——或许描绘的是星空也说不定。”大辉君自己画的?“他一边接过鞋子试穿一边问道。

    ”是啊。我没什么绘画细胞啦。总想送哲自己做的东西。这算是半个吧。”

   ”咦...鞋子里是有什么东西吗?"脚似乎被什么硬质的东西硌了一下,他好奇地看向青峰,对方却是逃避似的别过了脸。他伸手探进鞋子里——一个环状的东西。

    ”这是....“——是一枚铂金戒指,和所有的情侣对戒一样,上面刻有两个人的名字——Daiki&Tetsuya。

      他见过无数种求婚的方式,和那人的告白一样,这么简单,利落的倒是第一次。心跳得很快,好像是哪里看过的桥段,整个人被轻柔地拥住,身上传来熟悉的温度。暖烘烘的,温柔的,像是记忆里曾经看过的雪中的星空,莫名地令人安心。

    ”所以,你愿不愿意....和我结婚?”似乎还不够,那人在自己耳边轻声问道。

   ”这样...算是求婚吗?“他回过神。

  “是啊。没有第二次。”他最讨厌错过,却又会犹豫。此刻他只能惊呼那人什么时候连自己的弱点也明白得那么清楚。懂得用这个来要挟自己。

   “那我就...勉强答应吧。“

      1月31日终结的钟声恰好在话音落下的时候响了起来。雪仍旧下着。

      如同最好的祝福。

评论
热度(3)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