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ヒミツ(摸头梗)

BGM:時間よ止まれ——AZU

果咩明明是个那么甜的梗还是被我写成了微虐的东西,断我后路的大家,抱歉(土下座。

但是是个甜甜的HE啦——!!

BGM的话是恶作剧之吻动画版的ED,挺早了。但是是首很甜的歌——!!


ヒミツ

     某著名杂志的心理板块责编最近同时收到两封求助信,一封来自自己的同事黑子哲也,一封来自一位名叫“K"的先生。两封的主体内容都是”如何在恋爱路上找到新进展“,只不过来自同事的那封言简意赅,而另一封则是含蓄得过分。

    ——未免太巧了些。

   ”你和那位K先生不会是情侣吧黑子君?“责编先生笑着调笑自己的同事。

   ”K?“黑子不得不承认自己想到了某个人,”不知道呢?或许吧。”

  “诶——黑子君你恋爱了?方便透露一下那小姑娘是谁吗?”

   ”身为一个男人太八卦是不好的事哦?“黑子反击。

   ”好吧...那么,黑子君的恋人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硬要说的话,比我高,然后...很缠人,有时候会让我觉得很困扰。不过是个挺倔强的人。“黑子想了想,只好暗自埋汰自己是那种通常越喜欢的东西就越是形容词匮乏的人。

   ”诶...这样不是挺好的吗,看来她很喜欢你啊?“

  “可是...其实没有什么进展。他一直很忙...总之我觉得他在敷衍我。”

     ——果然,无论是哪个被自己倾诉的对象都会这么说。黑子很少找别人做类似此种“人生咨询”,还是这种不明不白的情感问题。最近,他真的非常苦恼,虽然只是自己的一厢猜想,但是总隐约觉得恋人在敷衍自己,最初的确想过是否是工作一下子太忙了的关系,也旁侧敲击地问过负责娱乐版块的同事,答案当然是并不是。也有找挚友的火神说过这个问题,当时火神开始是表示惊讶,在听完自己的言论之后,沉默了很久,本以为会是什么绝佳的办法,没想到火神只是说“这个...你自己和他说不就好了?”对他来说,Follow yourself这种事,简直可以难到天上去。更不要说袒露真言性质的。

   “....所以从心理学上来说...这是个逃避性质的行为....”懒得去听责编先生若有若无的卖弄发言,深谙人类观察学(?)的黑子知道正经的从这句才开始,“所以黑子君,你有尝试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吗?”

    ”没有呢,我很苦恼。“

  “啊啊,我知道,但是不试一下怎么行呢。”

   “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口。”黑子耐着性子道,其实他此时真的很想说——要是告诉了还会特地跑来找你听无聊的心理学理论吗。

    ”好吧我懂了。方法倒是有。“

   ”诶是什么。”

   ”黑子君的恋人比你本人高,而且很缠人,这个方法学术上叫做“非日常性行为”,简单来说就是,比如说黑子君的恋人比较高,就可以给她非日常的心理暗示,因为她平时很少会被别人摸头,黑子君以你的性格我想你也不会这么做。所以你可以摸摸她的头什么的,女孩子会很吃这套哦。而且你也说了是个性子里很倔强的女生。”责编终于讲出了些姑且算实际性比较高的话。

   “可是那样不会很奇怪吗....?“黑子不好说其实并不是女性,况且——虽说他相信这个方法可能是很有效,但是如果莫名地去摸对方的头的话,想想就觉得很突兀。

    ”找准时机就好了啊。比如说饮适量酒之后之类的。这个要黑子君自己决定啦,毕竟你应该比较了解对方的生活习惯之类的吧?加油咯。“责编的笑里总有种要打探清楚的意思,”成功了记得告诉我感想。顺便可以帮我推广一下咯?这个方法堪称男女通吃啊。“

   ”OK。“最后一句话简直说到黑子心里去,虽说找准时机有些难办到,不过只要条件满足了就一切好说吧。黑子起身,满足地离开了责编的办公室。


    ”凉太,晚上有个联谊,你去不去?”正要午睡的时候,黄濑被经济人高跟鞋的哒哒声及同往常一样略高亢(?)的声音弄得顿然清醒。

    ”诶....又是和哪家事务所联谊。不想去。”他按揉着因为高强度的工作熬夜而突突发疼的太阳穴,不耐烦的情绪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

   ”凉太最近是和女朋友吵架了么?虽说Boss让我问下你的意愿,其实是强制的。“经济人倒是一点都不吃这套,依旧一脸严肃的精英样。

   ”又来...?好吧对方是?“他心说如果不是那么重要的合作伙伴,干脆就中途溜掉好了。

  ”采访过我们事务所很多同僚的那家杂志社。凉太你应该知道的吧?也采访过你。“

  ”哦...诶?!!真的?“猛然想起自家恋人也是在那间杂志社工作,他顿时差些从休息的沙发上跳了起来。说实话他最近——即使对方是那么喜欢着的小黑子,他也有些不大想见面。并非因为感情的变质,而是因为——说来很矫情,交往了也快有2年了,但是不管在哪方面黑子对自己的态度和以前也没差多少,虽说他懂这种事不能硬来,何况知足常乐,改变是有,只是非常微小罢了,不过他怎么想都觉得2年的缓冲期,就算再怎么薄脸皮的人也够了吧,他并不觉得黑子是个在这方面很迟钝的人。尤其是,最近不知是流行还是怎么的,身边结婚交往的人猛增,每当忙到连见面都是奢侈的时候,看着身边的爱侣在那里卿卿我我,而自己别说见面了,连短信和电话都没几个,心情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其实说白了这或许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赌气罢了。

   ”嗯。其他的没意见的话,下午再拍一组广告照片就可以了。地址我会发到你手机里,晚上我大概没时间抽空陪你去。“

  ”好....“他无力地躺到在了沙发上,掰手指就可以算清楚最近两人到底见了几次面,上一次还是在2周前,就算是向来很擅长应付情感问题的他,也感到非常困扰——他根本没有想好见到黑子要和他说什么或者说要怎么解释。

    

    该面对的事总要去面对,包括这种或许非常微小的摩擦。不管是黄濑还是黑子,都是这句话的信徒。所以当他们到达联谊的会场的时候,一眼就注意了对方。黄濑还是老样子,被一群小姑娘走到哪围到哪,黑子则是遵循一贯的守则,安静地坐在吧台前和一些性格偏内向的人们一起喝酒聊天。

     ”那是最近很有人气的黄濑君吧?好帅呢。”“嗯对呀一直都很有人气好吗?”身边的女孩子自从黄濑到达现场之后就没有停过这个话题,连带着一些微醺的男人们略偏嫉妒的谈论。黑子只是慢慢地啜着酒,时不时向黄濑的方向瞄几眼——不管怎样都让人很不爽。顿时他身边的气压就低了不少。

    ”真是的...搞什么。“他小声地抱怨道,一面埋怨着自己的窝囊行为。

   ”这位先生,有位先生给你。“

   ”啊...诶谢谢....“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纸条——可爱得一塌糊涂的图案,上面还画了对方自创的表情符号。他大概可以猜到里面写了什么,打开一看,果不其然——小黑子等下结束后一起走吧?呜呜呜抱歉前阵子都没和小黑子见面我超想你的!!!

     嘴角抑制不住地向上翘,虽说有些埋怨对方怎么连一个难得主动的机会都不给自己,不过用这种只有恋爱初尝试的小男生才会用的招数是怎么回事。他有些坏心眼地想着之后就可以拿这个来做把柄嘲笑一把对方,小心翼翼地将纸条叠好放进上衣的口袋里——这种东西一定要好好地保存起来。该做的事还是应该尽一下人事。

   他向黄濑的方向望去,不得不说真是照常发展,被一群小姑娘们轮着灌酒又不好推脱,他深知对方的个性,这点实在让他非常头疼,事实上闪亮亮的模特先生也有不为人知的地方——酒量并不算太大,酒品不用说,有时候甚至会暴走,说不上有多么的好。或许是因为和自己交往之后,就狠了心地戒了烟,喝酒的次数也适量地减少了。之前有一次已经明明白白地和那人说过一次,没想到黄濑却一脸理所当然地说”我可是男人啊如果推掉像什么样子“之类的话。还因为这个大吵一架。虽说他们两人所谓的吵架,基本都是床头吵床位和,最多冷战个几天,像这次这样,可以算是冷战了1个月,实在是快要让一向在这方面还是有自信的他怀疑是否真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叹了口气,耳边传来女孩子略显轻浮的笑声和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他皱了皱眉,女人尖细的笑声让他觉得耳膜疼痛,亏得那人还能待那么久。看了下手表,这个时间通常是下班族盛行的高峰期,或许是饮了酒的关系,他顿时生出了一种似乎和平时一样的安心感,那种疲惫一天终于可以放松的感觉。

    大学的时候做兼职,黄濑那时也不算太忙,会在兼职的地方等自己,通常是一出门就可以注意到。枉费自己那点心思似乎都被那人猜了去,他做兼职都不是在繁华的市中心,薪水并不高而且也相对条件差些,搞不好人身安全都没有什么保证,黄濑总是说实在不行就去摄影棚都比这样好。他只是笑笑说,我能做什么呢难道和你一起做模特吗,还得被人追着跑多麻烦。想来如今这种调侃性质的话都少了。——原因,是什么呢。

     大概是,觉得对方如今比以前越发的光鲜了,那种任谁都会有的留不住的感觉吧。似乎也有一些认为并不是和对方在同一个世界的隔阂感吧。说到底,不就是这个吗。其实也不是那么难吧。只要好好告诉他“请让我陪你一起走下去“或者”请别丢下我“就可以了吧。

     一下子就下定了决心。


    时钟指向了2的位置,一向热闹的Bar顿时冷清了不少,只有满头愁绪的男人们还在低声闷气地喝着酒,Bar里的蓝调放得很是舒适,轻缓的节奏几欲要使人睡过去。

    昏昏沉沉的,头敲到了吧台的桌子,黑子这才被痛得清醒了过来,意识到时间已经非常晚了,明天不是工作日,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下这个问题,他下意识地向四周看去——黄濑大概是因为喝了太多的酒,所以随意地趴在了凌乱的桌子上。

   啧。没人看着就这样了,还真是小孩子的自制力。他内心犀利地吐槽。

  ”黄濑君....醒一下..回家再去睡吧?“他用手推了推似乎已经睡过去的黄濑——没有反应。”黄濑君...?黄濑君你醒一下在这里睡会很不好的哦....?”

   ——仍旧没有反应。黑子心说这一定是属于睡得很沉的类型叫都叫不醒,之前在家里明明是一走进就会有反应的浅眠型——大概是,最近太累了吧。果然不能丢下他不管。

  “黄濑君你....最近为什么又接那么多工作呢,很累不是吗。”像个笨蛋一样,明知道叫他都醒不了。权当是自言自语吧。“为了我也好,为你自己也好,下次,轻松一点吧。”

   ”我真的...很想见你。什么时候都很想。”他说着,莫名地生出了一种歉疚的情绪。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想,干脆就当做是责编那套很有用的非日常攻略的试验版好了,伸手摸了摸似是在熟睡中的人的头,替他将几缕头发赛到耳后。

   “小黑子....回家嘛....”

     被人拉住了袖口。他一脸惊讶地回头,“你...什么时候醒的?“

    ”刚才吧...现在小黑子可以每秒就见到我啊....我超开心的...!”

   “你在说什么傻话...总之先放手,我去开车。你在这里乖乖呆着不要乱动。“他一定是听到了。黑子想着,实在是很想丢下这个拉着自己袖口不放的人不管。不过——莫名地开心就是了。

   ”小黑子哪里都不要去嘛.....“那人变本加厉,整个人都快扑到了自己身上。

   ”黄濑君你....乖啦我哪里都不会去的,在那之前你先跟我回家再说啊...”他把几乎要挂在自己身上的人用力地按在座位上,袖口还是被拉得紧紧的。

   ”那我陪小黑子去停车场....不然小黑子会...被不知道的人袭击的啊.....“

 “不可能的吧...那就站起来跟我走啊。“

   ”好哦.....“

    尽管行动看似是没问题,不过那似乎是建立在——抓着自己袖口不放的基础上。平时就觉得自家恋人有着莫名的犬系特征,这时候就全部体现了出来——简直就是走到哪跟到哪。

    虽然真的非常麻烦,不过大概,算是成功解决了吧。

   ”小黑子...我真的超爱你哦....“身后的大型犬似乎又发出了莫名的感叹。

   ”我也是。”

   ——明天就当做是,秘密好了。

     

   

   

评论
热度(2)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