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遥】People like fish surrounded by water(完整版)

People like fish surrounded by water

BGM:バーモント・キス——相对性理论

The first——One short sad thing in memory

      深夜,水族馆。

      门口的售票大叔已经陷入了一种困顿不清的状态,虽说是24小时营业的水族馆,但是在这个时间造访的客人毕竟少见,貌似都还是高校生的样子,水族馆也有摄像头。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吧,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只是草草收了门票钱,就打着哈欠任由他们去了。

     “小遥...要不....我在门口等你...?”真琴几乎整个人贴到了身边的遥身上,他向来都是惧怕这种黑暗的境况的,尤其是,水族馆幽蓝的灯光更是营造出了一种类似于鬼电影里的氛围。

      ”不要加小字。“遥只是瞥了真琴一眼,用力地拍了拍真琴的肩——以示安抚,似乎还有种乞求的意味。

     ”好吧我懂了.....“真琴向来都对遥没辙,特别是遥还给了他无声的安抚,身为青梅竹马,他马上明白了遥的意思——只要在身边就好。

      像是有着明确的目的,遥只是拽着真琴一味向前走去,四周静得可以听到电流在灯管里流动的“啪啪”声,以及二人调律不同的呼吸声,为了搭配周围的环境刻意放轻放慢的脚步声。不需要任何协商和解释,竟有了种如同在家里才会有的温暖的感觉,硬要形容的话,那大概就是鱼被暖水流包围慢慢上升的感觉吧。

    ——似乎,安心了一些。

    “这里。”遥突然停下了脚步,真琴从快要迷糊过去的意识里被猛地惊醒——深蓝色的,如同星空颜色般的水里,通身乳白色的海豚安然地漂浮着,幽蓝色的灯光在它身上折射出柔软的光。

     似曾相识的场景。

     ”你记不记得小学的时候那条白海豚?“遥罕见地先发制人挑起了话题,”貌似,就是这条吧?我们那个时候常过来看的。你,我,渚,还有,凛。“

     真琴明白了遥接下来要说什么。明天是和鲛柄学园的比赛,他懂他在顾虑什么。大抵,平时沉静的人就是这点不好,或许有人于他知根知底,可他就是什么都不说,偏偏要在最了解自己的人之前作出一副无坚不摧的样子。直到他自己肯说出来的那一天。

   “你不是给它取了名字?难听就是了。“柔光的阴影里,似乎可以瞥见遥微微上翘的嘴角,他来不及说些什么,却又被那人抢了话头”没想到它现在还在。”

    “那个时候小遥差点就跳进去了吧?如果不是我们拉着你的话”真琴试图让两人之前的气氛变得轻松些,“老师和周围的同学都吓坏了哦。“

    ”嗯。“遥向前走了几步,用手触碰到海豚展馆的外壁,奇怪的是,明明是冬天,水族馆里的暖气也不是开得特别大,胶质玻璃摸上去却是暖暖的,像是冬天的时候水独特的温度。“不过有点可惜。听说这条海豚的寿命快要满了的样子。”

    “是啊,这家水族馆最近不是在到处搜求新生的海豚?“话题突然从小时候的事跳到了海豚,这让真琴颇有些招架不及。“所以小遥今天过来看它是因为这个...?”

     ”算是吧。”

      陷入沉默。真琴看着不远处遥认真的神情,蓦地感到很心疼。并非不知道遥在担心什么,大概是又想起了以前凛一走了之的事,他能理解遥和凛之间的关系,敌人亦是挚友,他也知道遥莫名的自责,遥总是什么都不说,虽然他通常都可以明白遥在想什么,但是正是因为什么都不说,受到伤害的时候才会走入绝境。与其说希望遥把这些告诉他,不如说是一种独特的占有欲。

    虽然是很自私的想法——不希望除了自己的任何人使遥有心理上的负担,快乐的也好痛苦的也好自责的也好。

   “凛走了之后,就不常来了吧。”遥突然开了口,面上还是波澜不惊的平静。”今天大概是那之后的第一次吧。“

     遥很少有这种怀旧的时候,毕竟,对于似乎是伤害了珍重的某个人的记忆,换做是谁,都不会愿意去提及。尤其是,当他再一次面对的时候。

    ”呐小遥...“真琴斟酌着,虽困顿着却还是不得不选择说出口,“大概没关系的吧,一定没关系的,凛那边...也一定没问题,不是有小江在。没事的...别担心。” 

    没有回答。遥只是转身,默默地仰望着展馆天花板上被彩光灯映射出的幽蓝投影。

   ——令你想到悲伤的事了么。

The end——One kiss as be in the love ocean

夏季昏沉的午后,似乎只想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吹着空调惬意地睡上一觉。对于遥而言,最舒服的事不过是跳到放满了水的可以容下一个人的随便什么器具里,呆一会儿就好。 这个习惯,直到已经是年龄2字开头的现在,也没有改变过。

     真琴还是会时不时跑到自家来,打着“小遥万一哪一天晕死在水里就不好了”的旗号——连向来对感情这方面略迟钝的遥都可以看得出,谎扯得太显而易见了。 

     ——不过是为了有更多相处的时间罢了。

     遥并没有和同龄人一样有着什么鹰击长空的梦想,只是利用一些自己比较娴熟的技能试着做一些自由职业,比如说漫画杂志的撰稿,暑假去游泳馆做教小朋友游泳的老师。或许并没有很多钱财权势,但日子过得很舒适,像是在海底自由呼吸的鱼类,完全没有拘束。

     相比之下真琴就显得忙碌得多,日本不论哪里工作强度都很大,再加上加班和应酬之类的事,生生给人套上一层疲累的枷锁。——毕竟也算是个上有老下有小的自称是”有担当“的男人了。和遥交往之后,关系也只是平平淡淡,似乎只是沿袭了原来的相处模式,多了个”恋人“的名号作罢。相处的时间反而变得少了很多,虽然遥每次都有”不用担心我的事忙你自己的就好”的意思,但就是莫名地放不下心来,大概有种类似于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意味,明明都是20几年的青梅竹马了,成了恋人的时候反倒是放不下了。不得不说情感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啊啊,现在大概是几时呢。大抵这样的生活过久了,就容易忘记有时间这一回事吧。恍惚间听到有人唤着自己的名字,遥才从逐渐远去的思绪里回过神来。——快睡着了啊。

      ”怎么了.....我又没在水里....“一副带着委屈的神色,遥的眼角还有因为犯困而流出的生理泪水。

     ”小遥不要睁眼说瞎话啦。只是来看看小遥,过几天又要去外面出差。”

   “说了多少遍不要加小字。”遥正欲用手拂去脸上的水珠,却被人拉住,手里多了一张纸巾,“最近.....工作很忙吗?”

    “嗯。因为原先的上司貌似要退位了。我想,”真琴顿了顿,似乎在犹豫着什么“怎么说呢....能升职的话相对会清闲些,薪水也有提升,家里的事就不用太去操心,而且——可以经常来看遥啊,我们也可以快点买一处比这里更好的房子,住在一起不是更好。”

     “....”真琴总是这样,不自觉地说出一些能令人心动不已的温柔的话,遥一下子红了脸,别扭地转头看向另一边,“....说什么傻话...你...伯父伯母那边你照应好了吗。”

     “虽说很不现实呢,但是,还有弟妹在,所以没问题的吧?”真琴微笑地看着遥明显因为害羞而别扭的反应,语气中带了些道不清的无奈。

     “你....”遥语塞。

      真琴在某些问题执着得让他觉得很困惑。其实两人间的关系,从交往那一刻起,就注定是一个要埋没的秘密,遥根本没有去想向父母摊牌这回事,他以为真琴也不会去在意这些事,也就任情感如流水慢慢逝去,这方面他自认为比真琴想得远,他以为以真琴这样一个脾气好会照顾人行动力又强的性格,和一位贤良的女性结婚,生子。纵然孤身一人会过得孤独又辛苦,躲远了就好。现在看来不过是一厢情愿,真琴似乎铁了心的要达到他从未想过会成功的事。

    “换句话说,我总是这样跑到遥家来也不大好不是么?住在一起的话就不会麻烦了,而且——那才像有家的样子。我会好好对小遥负起责任来的!“真琴一脸很认真的样子,让遥想起了最近接的一篇漫画连载里向生性冷淡的猫系女主求婚的犬系男主(插:哦Just让我放一放My私心←你)

    “不要擅自决定啊这种事....随便你....“遥拼命抑制住想要笑出来的冲动,”....有事记得和我说。我会....和你一起承担的。“遥接过从真琴手里递过来的浴巾,从充气泳池里站起身。

      满满的尴尬感,自己果然不擅长把心里想的顺利表达出来,除了对水的渴望。

     "诶一定会啦。”真琴看着遥潦草穿上衣服的背影,笑道。”对了小遥。“

     "嗯?”

    ”啊是这样,渚前几天似乎从外国回来了的样子,他说他通知了凛和怜他们,要我们出去聚一聚。”高中时期的几位好友,那个时候对游泳的狂热每个人都是不输彼此的,而今却只有渚和凛两个人真正做了和游泳有关的工作,反倒是对于水最狂热的遥,没有去做这样的工作,只是做成兼职。真琴大概可以明白遥这么做的原因,不过偶尔,还是会觉得奇怪。“渚之前似乎是在外国接受专业的训练呢,大概,会变得非常强了吧,毕竟本来就挺强的样子呢。小遥你可以和他进行交流哦,啊还有,怜貌似和小渚关系很要好的样子,不过前几天看他们传过来的照片,小渚意外得长得比怜还要高了,很神奇,对吧。”

    ”这样。具体什么时间你记得叫我。“遥听着真琴的闲扯,兀自干着收拾充气泳池和倒茶的事,末了,才规规矩矩地在真琴身旁坐下。

   ”凛现在啊,也过得很好哦。成了为国家游泳的人呢。前些日子似乎还有接受电视台的专访。小江的话,似乎成了哥哥的专职助理。”真琴特地等遥坐下来,才开口说了凛的事。“说起凛,小遥你记不记得,高中的时候你深夜拉我去水族馆看海豚的事。“

     不是问句,遥本来还想为那个时候略带些矫情的少年独有的为同伴的担心开脱,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啊有吗忘记了“这样,不过看来是逃不掉了。”....记得...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时候小遥真是,很担心凛的事吧。看起来超级难过的样子。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真琴看着遥明显有些不自在的神情,心里突然莫名地烦躁了起来,面上却还是笑嘻嘻的一副温柔的样子——说实话并不是没有芥蒂的感觉,第一遥难过他也会难过,第二这种难过并不是为他,他从很早的时候开始就对遥有一种很奇怪的占有欲,虽然他自己也明白这是很自私的想法。

   ”是吗。“遥觉得真琴似乎在芥蒂着什么,”那个水族馆,还在吗,有机会的话想再去看一次,虽然海豚肯定不在了就是。“

    ”貌似被拆掉了的样子....好可惜。遥....现在还在意着凛的事吗?”真琴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

    ——果然。遥突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说什么搞得我很自作多情的话,你也不是一样。”莫名地有种被小看了的感觉。

   “诶?”

    ”之前的冬天把我拉去,在同样的地方...告白的人到底是谁啊....”虽说是个很浪漫的被告白的过程,但是那之前,就算是感情迟钝的遥也意识到了真琴对自己态度的转变。他对真琴没有抗拒感,人和人之间就算是再怎么亲密的朋友,在某些事情上还是会有隔阂。很多东西到最后都会慢慢淡去。他和真琴不是这种类似于挚友的关系,似乎相互理解是理所应当的存在,反正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也该向前一步。

    于是那个时候,也是在冬天,还是在日本最寒冷的时期,真琴忽然说要去回忆旅行,两个人围着围巾去了海边,冻得瑟瑟发抖,自己也没有了要下去游泳的心情。真琴还逞强地拍了很多很多照片,统统传在了SNS的个人主页上,后来看了网路上的评论,大多都是“哇回忆旅行吗,和女朋友一起去的吗好棒”之类的。之后顺道去了那家水族馆。在海豚展馆的前面,有很多带着孩子过来的父母和度蜜月的情侣,真琴突然牵住了遥的手,悄声地说,我们就此变成鱼水交融的关系好不好,我会像水包围着鱼一样爱你。——矫情得要死,与其说觉得浪漫,不如说有些受到了惊吓,遥始终不承认其实那个时候自己真的是一种很愉悦的快要飘起来的心情。

   ——什么呀,这种和少女漫画情节中模式相同的展开。想着想着他红了脸,死命地瞪着对方一脸呆样的真琴。

   ”你到底在想什么。凛也好,渚也好,怜也好,不过都是很重要的朋友。你....你不一样...“抱着一种豁出去的心态,遥几乎用吼的说出了这句话。到后来却是慢慢小声下去。“而且...当时担心凛也是因为....不解释了你懂的吧。”

   ”噗....原来这样。小遥你还真是了解我。“真琴看着微微转过身去的遥,轻笑出声,“怎么办好想欺负小遥.....!”

  “不要加小字.....”遥没有推开凑得越来越近的真琴。

     一个吻。没有抗拒,遥开始尝试着去回应真琴,带着夏季特有的感觉,湿热,晕乎乎的。彼此交换着彼此的味道,用舌头小心翼翼地交流着快要溢满而出的爱意,真琴用手轻轻托住遥的脸,标准的热吻姿势,来不及吞咽的唾液从嘴角滑下,他差些就难受得像是要猛烈地咳起来,想结束的时候却又迎来对方难舍难分的回吻。像有滚烫的电流从头顶顺流而下,酥麻的感觉盈满全身。或许这就是鱼水交融的感觉吧。几欲溺在水里的,用他最喜欢的方式,将爱溶在了如潮水袭来般的吻里,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

    ——不就是这样吗,鱼水交融。

   “小遥....意外地很热情呢?”真琴满意地结束了这个吻,“不要小瞧我的肺活量啊。”

   “多嘴。”遥随手从真琴的上衣口袋里抽出餐巾纸,别过头去擦着留下来的唾液。

    ”不要脸红嘛。“真琴仍旧是笑眯眯的,像之前每一次接吻或者做爱后都会有的反应,不过这一次的愉悦度似乎爆表了,遥从真琴明显弧度上扬许多的嘴角中读出了这个信息,”听说最近新开了家水族馆,在东京,有白海豚,下次一起去看?“

     没有回答。遥只是轻轻地把身体靠了过来,算是肯定的回答。

    “噗....出差回来之后我就搬过来住吧,或者小遥来我们家也可以。然后再去水族馆。”

    ”嗯。”



评论
热度(1)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