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遥】People like fish surrounded by water

BGM:バーモント・キス——相对性理论


People like fish surrounded by water

Chapter 01

      深夜,水族馆。

      门口的售票大叔已经陷入了一种困顿不清的状态,虽说是24小时营业的水族馆,但是在这个时间造访的客人毕竟少见,貌似都还是高校生的样子,水族馆也有摄像头。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吧,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只是草草收了门票钱,就打着哈欠任由他们去了。

     “小遥...要不....我在门口等你...?”真琴几乎整个人贴到了身边的遥身上,他向来都是惧怕这种黑暗的境况的,尤其是,水族馆幽蓝的灯光更是营造出了一种类似于鬼电影里的氛围。

      ”不要加小字。“遥只是瞥了真琴一眼,用力地拍了拍真琴的肩——以示安抚,似乎还有种乞求的意味。

     ”好吧我懂了.....“真琴向来都对遥没辙,特别是遥还给了他无声的安抚,身为青梅竹马,他马上明白了遥的意思——只要在身边就好。

      像是有着明确的目的,遥只是拽着真琴一味向前走去,四周静得可以听到电流在灯管里流动的“啪啪”声,以及二人调律不同的呼吸声,为了搭配周围的环境刻意放轻放慢的脚步声。不需要任何协商和解释,竟有了种如同在家里才会有的温暖的感觉,硬要形容的话,那大概就是鱼被暖水流包围慢慢上升的感觉吧。

    ——似乎,安心了一些。

    “这里。”遥突然停下了脚步,真琴从快要迷糊过去的意识里被猛地惊醒——深蓝色的,如同星空颜色般的水里,通身乳白色的海豚安然地漂浮着,幽蓝色的灯光在它身上折射出柔软的光。

     似曾相识的场景。

     ”你记不记得小学的时候那条白海豚?“遥罕见地先发制人挑起了话题,”貌似,就是这条吧?我们那个时候常过来看的。你,我,渚,还有,凛。“

     真琴明白了遥接下来要说什么。明天是和鲛柄学园的比赛,他懂他在顾虑什么。大抵,平时沉静的人就是这点不好,或许有人于他知根知底,可他就是什么都不说,偏偏要在最了解自己的人之前作出一副无坚不摧的样子。直到他自己肯说出来的那一天。

   “你不是给它取了名字?难听就是了。“柔光的阴影里,似乎可以瞥见遥微微上翘的嘴角,他来不及说些什么,却又被那人抢了话头”没想到它现在还在。”

    “那个时候小遥差点就跳进去了吧?如果不是我们拉着你的话”真琴试图让两人之前的气氛变得轻松些,“老师和周围的同学都吓坏了哦。“

    ”嗯。“遥向前走了几步,用手触碰到海豚展馆的外壁,奇怪的是,明明是冬天,水族馆里的暖气也不是开得特别大,胶质玻璃摸上去却是暖暖的,像是冬天的时候水独特的温度。“不过有点可惜。听说这条海豚的寿命快要满了的样子。”

    “是啊,这家水族馆最近不是在到处搜求新生的海豚?“话题突然从小时候的事跳到了海豚,这让真琴颇有些招架不及。“所以小遥今天过来看它是因为这个...?”

     ”算是吧。”

      陷入沉默。真琴看着不远处遥认真的神情,蓦地感到很心疼。并非不知道遥在担心什么,大概是又想起了以前凛一走了之的事,他能理解遥和凛之间的关系,敌人亦是挚友,他也知道遥莫名的自责,遥总是什么都不说,虽然他通常都可以明白遥在想什么,但是正是因为什么都不说,受到伤害的时候才会走入绝境。与其说希望遥把这些告诉他,不如说是一种独特的占有欲。

    虽然是很自私的想法——不希望除了自己的任何人使遥有心理上的负担,快乐的也好痛苦的也好自责的也好。

   “凛走了之后,就不常来了吧。”遥突然开了口,面上还是波澜不惊的平静。”今天大概是那之后的第一次吧。“

     遥很少有这种怀旧的时候,毕竟,对于似乎是伤害了珍重的某个人的记忆,换做是谁,都不会愿意去提及。尤其是,当他再一次面对的时候。

    ”呐小遥...“真琴斟酌着,虽困顿着却还是不得不选择说出口,“大概没关系的吧,一定没关系的,凛那边...也一定没问题,不是有小江在。没事的...别担心。” 

    没有回答。遥只是转身,默默地仰望着展馆天花板上被彩光灯映射出的幽蓝投影。

   ——令你想到悲伤的事了么。

   再也无言。


明天我来放02啊?!果咩Just a 脑洞产物呜呜呜呜第一次写真遥感觉把握不好两个人之间的感觉我简直a 蠢(。

评论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