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元気付けの一本

太太的堀…太帅了(哭出声

然后。:

随便塞了个标题。


想写个吸烟梗……想看吸烟堀,所以就在从cp回来的火车上摸了一个社会人paro的片段。


就是满足自己用(ry


*吸烟有害健康。不喜吸烟梗就跳过吧!


*以上ok?↓








“这份资料麻烦你录入一下系统。”堀川国广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个字符点击发送,回头对着正在另一台电脑前埋头工作的和泉守兼定说道,“剩下的部分也需要今天做完,所以要辛苦你了兼先生。”


“是工作的话也没办法啊。”虽然说着这样的话,和泉守的眼睛并没有从屏幕上移开,动作迅速的将堀川给他的资料一行行地录进屏幕界面打开的系统,“你先休息一下,昨天晚上也没睡过吧。”


“午休的时候稍微补了一会儿眠……”堀川眨了眨眼睛,却还是打了个呵欠,“不过果然,还是有点困了啊。”


“反正你也要等我回传才能继续操作,去休息个十分钟吧。”和泉守停了停,回头看了堀川一眼,“过度疲劳会影响工作效率的。”


“哈哈……社长也说过类似的话呢!”堀川笑弯了眼睛,看到和泉守不善的眼神也没有收起笑容,他知道这只是对方不好意思的表现而已。于是他站起身,从西装外套里摸出钱包准备去买点东西,“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去买个饮料回来,喝咖啡好吗?”


“……”和泉守看了他两秒,随后回过头继续敲起了键盘,“三颗糖不加奶。”


“我知道啦。”堀川朝他的背影摆摆手,也不管他有没有在看,“一会儿见。”


 


堀川国广从楼下的24H便利店里提了装着便利袋回到大楼里。他突然间不想乘电梯,转头走进楼梯间里,准备徒步爬到八层换换心情。


他的确有点累了。


和泉守兼定是堀川国广所在公司老板的儿子。他从海外留学归来,能力过硬心高气傲,却偏偏工作经验不足,所以老板将他放到堀川所在的市场部,说是要历练他一阵搓搓他的锐气——但是在公司多年深得老板信任的堀川知道,其实老板是很疼爱自己这个独生子的。


“兼定还年轻,总会容易出一些错漏,平时你多带带他,我就把我这个儿子交给你了。”


一开始两人的相处还是很顺利的。和泉守虽然脾气不太好,但是工作认真负责,真有错的时候也不会蛮不讲理,用堀川以前对付后辈的那一套完全可以应付。他甚至还发现和泉守其实是个很容易不好意思、不太会表达自己心意的人——换句话说,其实是个挺不错、甚至可以说是挺可爱的后辈。


只是发现这些并不是什么好事。


一边想着这些一边爬到了八层,堀川深呼吸了一下,忽然觉得更疲倦了。他把袋子放到地上,从西裤口袋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根叼住,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动作熟练地打开盖子划亮幽蓝的火焰。


他将唇间细长的烟卷点燃。烧焦的白色外层纸卷和呼吸之间变得红亮的棕色烟丝笼罩在楼梯间略显昏暗的白炽灯光里,将满脸疲惫的堀川国广染上一层冷淡厌倦的色彩。平日里的他总是温柔有礼的,虽然面对商业对手时毫不留情,但同僚对他的印象一直很好,几乎没有人看到过他这样的一面。


也没有人知道可以称得上是年轻有为的市场部部长是个货真价实的gay。


“真是困扰啊……”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香烟,他向后靠在了墙壁上,呼出一片淡白色的烟雾,“办公室恋情就不说了……”


后面的话他没说下去,而是又一次深深地吸了一口。他闭上眼睛,在一片有些苦涩的空气中突兀地想起和泉守兼定的脸。‘


 


——办公室恋情就不说了,暗恋对象还是自己老板的儿子,怎么可能有结果呢?


 


 


堀川国广的指尖正夹着一支细长的、燃去了三分之一的香烟,而他的侧脸在有些模糊的白色烟雾中显得冰冷而倦怠。


和泉守兼定走到楼梯间门口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他非常讨厌烟味——就如同他讨厌苦味一样。他知道堀川国广是个烟民,嗅觉敏锐的他常常能在工作时闻到对方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但是堀川从不在人前抽烟,哪怕加班很晚只剩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堀川也都会避开他的视线去通风的走廊吸烟。这是来自对方的尊重,他一直都觉得很满意,可他却从来没有想到,这个人抽烟的时候竟然会是这样的表情。


和平时温柔微笑的样子全不一样,在他眼前的这个堀川国广并不是自己父亲强按到自己身边的指导教师公司前辈。他的脸上没有笑容,眉宇间充满通宵工作后的疲惫,在烟幕中若隐若现的眼神有些黯淡,似乎陷入了难以纾解的烦恼里。


然而和泉守没有去猜测那些表情的背后有什么答案,他只是单纯地被堀川不为他人所知的样子吸引了。他并不清楚堀川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是因为想起了他的脸——他只是单纯地觉得这样的堀川国广很好看。


于是他走上前,在堀川带着些许惊讶的倦怠目光里,对着方才含着滤嘴的那双唇吻了下去。


 


柔软的,苦涩的,几乎是一触即离的吻。


 


那个吻很浅,清新的海洋味香氛还没来及中和堀川身上烟草的苦味,和泉守就已经移开了自己的嘴唇。然而只是四片唇的触碰,他依旧感受到了带着薄荷清凉的苦涩气息顺着两人相贴的唇瓣涌入了他的口中——那份凉意让他立刻就清醒了过来。他低头看着堀川的脸,对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和愤怒或震惊这一类词汇挂钩的表情。堀川很平静,虽然可能也有点疑惑,但大体上还是平静的。他眨了眨水蓝色的圆眼睛,仰头望着背着光的和泉守的脸,半晌只是叫了他的名字。


“兼先生?”


“……”这和他想象中的反应大相径庭,反而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这个吻是个意外,堀川的平静更是意外中的意外,和泉守和他对视了片刻,最终皱着眉偏过了头,“烟味真难闻。”


“抱歉抱歉,没想到你会突然过来。”堀川有些抱歉的笑了笑,将指间的香烟在角落垃圾桶上的烟灰缸里捻灭,“兼先生讨厌烟味吧?以后注意”


“……刚才的信息都录入好了,咖啡呢?”


“都买好了,三包砂糖对吧?”堀川提起地上的购物袋递给和泉守,“回去喝掉它,工作继续加油吧!”


“嗯。”和泉守看着他从身边走过去,马上就要一步迈进办公区时,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喂,国广。”


“……?”堀川又是方才那副有些惊讶却又平静的表情,他顿了顿,回头看向和泉守,“很稀奇呢,兼先生叫我的名字……怎么了吗?”


“……”对着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的堀川,和泉守什么都说不出口。他放开了手中的温度,只皱着眉说了一句。“吸烟有害健康,少抽点。”


堀川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神色是从未有过的认真,然而下一秒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弯起了唇角:“嗯,我知道了。”


 


——等到你离开市场部的时候,我就戒烟吧。


这样想着,堀川捏了捏口袋里的打火机,微微垂下了眼睛。





评论
热度(63)
  1. 疲乏症然后。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的堀…太帅了(哭出声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