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破镜难圆-陆-

BGM:Try——P!nk

 

The sixth

     他想了想,险些落在电话按键上的手放上了又垂下。

     今天是1月27日吧。

     突然想起来过不了几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小孩子了。他早几年就开始不过生日了。之前在美国的时候,每年的生日几乎就是自己的截稿日,所谓的过生日就是不停地写剧稿吧。他笑,无力地推开电话亭的玻璃门走了出去。街上的冷风呼呼地吹,从衣服的下摆贴近肉体,钻心地冷,于是一下子清醒了——想到一出是一出也不是什么好事。

    Life is short,Seize the day。猛地想起了常被陷于困境中的人们念起的话,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曾经他很鄙视这种人生态度,说什么人生苦短,不过是为滞后的心找借口罢了。后来他终于懂了。原来自己才是真正的傻子,以为人生有多长,便打着现实和理智的旗号折磨自己,直到无力地离去,多羡慕那些可以一走了之的人,至少可以抛弃回忆,而愚钝如他,只能装作帅气地离开,然后在转角处一个人靠着墙默默地后悔,悄悄地痛苦。谁不想不痛,不过徒增痛苦罢了。流泪倒是个好办法,可惜他不能够,有什么好哭的呢,何况本就是过错于己,世上没有后悔药,流泪只不过是一遍一遍地提醒自己痛得有多深刻。

   他多辛苦啊。很多事在心中晦涩了太久,最后成了一句苦海茫茫,何处是岸。

   眼睛有些酸酸的,他用力地抱紧自己,手摸到了口袋里用来串耳环的金属链子,冰凉的。兴许是自己已经冷得麻木了吧,他本就畏寒,今天天又冷,何况又自虐似地穿了很少,简直就是少年心性了,犯得着这么折磨自己么。

   ——算了,还是试一试吧。

   他又一次走进电话亭里,这回反倒是毫不犹豫了。反正试过就罢了吧,不过是一段阵子的颓丧,他陪得起,人生本就如此,日后如若找到一个可以对自己好的,不管是谁,那就随意吧。

   按下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没过多久就听见了似是非常疲惫的熟悉的声音。“哪位?”

   “黄...凉太君。”他顿了顿,努力克制着呼之欲出的颤抖,“如果你...愿意回来的话就回来吧。我等着你。”

     也没等对方回应,他挂了电话。

     这一刻,悲喜交加,如释重负。

 

     新宿。

     刚历经过久违的疯狂,起因是正当沉闷之时遇到了一群之前事务所的同僚,于是便被拉去酒吧买醉,他其实一直都很懂得克制,今天难得心情抑郁,头脑一热就喝了不少,所幸他酒量在艺人中还算是非常不错的,仅仅只是头晕一些罢了。

    只是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还有人要来打扰自己,他本想掐断这个电话的,还是陌生的号码,只知道是来自世田谷区,出于最本能的礼貌,他几乎是非常不情愿地接起了电话,语气中自然就带上了明显的不耐烦。“哪位?”连敬语都没有用。

   “黄...凉太君。”熟悉的淡定声音响起,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动。他顿时清醒了。对方像是琢磨着下一句该说什么好,停顿了一会儿,随即听到那人说,”如果你愿意回来的话就回来吧,我等着你。“只剩下冰冷的嘟声。

     如此熟稔。

     说起来也是,人生所有的First Time都和黑子有关,所以那个时候被黑子提分手才会幼稚地觉得似乎人生没有希望了,虽然之后的确也还好,但果然还是会经常紧张黑子,特别是当在电视上关于美国的报道,去外国拍戏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人是否好好的,是否还是只会做水煮蛋,是否按自己说的买了应急的电话卡,是否被他人欺侮。

    的士开得很猛,他大开着窗,冷风刺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但思绪却是混沌的。他惊讶地发现,原来自己也没有做好迎接重来的情感的准备。一直以来他都站在了一个原谅者的角度,他很想学那些他曾演绎过的言情剧里的男主角,看着前恋人哭着,乞求回到自己的身边,然后微笑着张开臂膀准备着久违的拥抱。但是怎么可能啊,那都是编出来的假美好。对方又不是傻瓜,何况还是个一直以来都活得非常淡定的人,这样的场景在梦里想想还差不多。可惜了他本以为自己在情感上至少是清醒无比的,原来他和黑子都是自以为是的。不过他的程度更轻一些罢了。他以为自己能有多委屈,自诩的优秀被人推翻还不够,却还被人推在一边,原来一切不过是他的自怨自艾罢了。

     匆匆忙忙耍出一张也不知道1000还是多少的纸币,等不及让司机找钱,活跃在演绎场的人气男优,黄濑凉太,带着一头被吹乱的金发,Burberry的大衣被风吹得面目全非,沿着别墅区幽静的小巷道向家的方向跑去——先前一直就有的习惯,被黑子威胁说”如果回来晚了还走大路就吃我100记加速传球“,两人都不愿意看到第二天的娱乐版头条就是”人气艺人黄濑凉太昨夜在富人区狂奔“的字样。他在心里狠狠嘲弄了自己一把,到快要面对的时候还在想这些已经过去的事,眼下好好想想自己该说的话才是最重要的事吧。

    他停在了通向家后门的最后一个转弯口,大口地喘着气,他不知道站在电话亭旁边此刻被冻得有些狼狈的黑子是否也是以同样的表情看着自己。他原以为这一刻会来得更加精彩些,像是OneDay里 Anne Hathaway和 Jim Sturgess重逢的镜头,即使没有激动,也要有历经坎坷后的欣喜,千想万想没有想到竟是以这样一个两人皆伤的结果收尾。

    

   “凉太君....“等来人走进些,已经被冻得快要站不住的黑子一下子又清醒了过来,他一直在等,抱着一种将近于绝望的心态,两人皆是内心的孤傲者,一个披上了圆滑温柔的外壳,一个则在尘世中逐渐曳兵弃甲。一样的,他以为他不会回头。“过去的事.....抱歉....那个....“他踌躇着要说什么好。却被轻柔地拥入了温暖的怀抱。

      ——简直就是比少女漫画还要少女漫画。

    "小黑子是笨蛋么?如果不是那么就是我是笨蛋。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一切都和之前一样,我们,只是缺一个新的开始。不是么?“黄濑温柔地摩挲着胸前因为寒冷微微颤抖的人被吹乱的头发,俯下身在那人耳边说道。

    ”别用我写的台词糊弄我。”黑子有些小小地恼羞成怒——这人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些温情戏啊,还是用的自己写出来的台词。“不过.....真好。”他缩在温暖的胸口小声说。

    “嗯。”比想象中的更简单的回答。

      足矣。

-Ending-

评论(2)
热度(2)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