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绿】毎日、新世界に-about love-

BGM:星期五见面——IU

↑听着BGM看也许会有不同的发现哦w


 今天他穿了黑色的毛衣,里面衬着白色的衬衫,灰色围巾,棉质收脚青蓝色牛仔裤,马丁靴。

  有些中性的打扮。

  难不成,真是?

  医生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自己的病人。

  “医生,你该不会也是那什么吧?”他记得。

  作为医生,对患者撒个这样的小谎也是正常的。

  “你认为最真实的你是谁呢?”今天医生没有坐在病人的身后,绿间直视着高尾的眼睛。

   “摄影师高尾和成。28岁。”微偏褐色的瞳孔带着略微的诧异,嘴角微微扬起。

   “你知道自己是个人格分裂患者吗?”

    高尾只是笑,没有回答。

   “看来你不打算回答我。”

   “我回答是,或不是。又能怎样呢。如果世人皆认为我疯了,那我就是疯了。”高尾无奈地笑。——医生并没有在意此刻的他是什么表情,低头做着记录。“其实医生你都记下了什么呢?”

   “还能是什么呢。这是个不需要回答的无聊的问题。不过,如果你愿意,不妨猜猜我怎么猜你。心理医生这项工作,其实要猜心。”绿间少见地笑了一下,作为摄影师的高尾和成,似乎和他的脑电波有些合。

   “我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医生按照你猜的来就好。”

    他的导师曾经和他说,治病好像博弈。还真是。难得碰上一个有趣又聪明的患者。

   “真的吗。你既然是摄影师,如果此刻给你一台相机,你会怎么拍呢?就在这个治疗室里。”

    是一台普通的单反。上一次用它来摄影,似乎是在很久前。高尾摩挲着机身。满是回忆。

  他拉开了一些窗帘。站在窗台边。“医生,可以请你站到我现在站的这个位置吗?”

  人在日光下曝晒至死。绿间突然就想到了这句俚语。忘记在哪儿看到过。今天的光偏白,照射在窗边人的身上,他可以看到微微上扬的嘴角,带着一点顽世不恭,他的瞳孔里是一点不合年龄的沧桑和,温柔?大概。

 如果他不是医生,是个摄影师,他定会拿相机记录下这一幕。没有来由。

 他答应了那人的请求。显得有点不自然。“等会儿,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其实,他难得没有拒绝,绿间讨厌拍照。

“当然可以。”高尾笑得莞尔。“医生只要像平时那样坐在窗边就好了啊。”

其实绿间讨厌这种被人摆布的感觉,但心里却是酥麻的。他没有注意过高尾的声音。和昨天有些不一样,不算高,不算低,此刻稍稍放低一些。“大概有很多女模特喜欢他,或许,还有男模特。”他想。那声音就像是凛冽在高脚酒杯里的高级威士忌,喝下去不算顺滑,但是轻轻地刺激着喉咙,舒爽得不得了。

     咔嚓一声。在他发着呆的时候。快门被按下的声音。

    “回答我一个问题吧。你觉得造成你现在这种,被人认为是疯的状况的缘由是什么呢?”医生的脸色不算好,有点凝重。

    “爱情吧。”高尾眼中的医生,28岁的大男人了,却让他想起那些对着他的镜头面露羞涩之色的年轻模特,外表羞涩,裹住了身上唯一的遮盖物,镁光灯追逐着他,他微笑地凝视着他的镜头,又安静,又美好。在高尾眼里,俨然一副淫荡的躯体,淫荡,并不是什么坏词。事实上,越是美,就越是追求性。“爱情这种东西,有时候是能把人逼疯的。尼采死于莎乐美。医生你有没有听过。哦,医生你大概觉得很俗吧?”

    “并不会?虽然我并不太明白你指的是什么。我不想听你的情史。”像是有些赌气,医生又恢复了原来做记录的状态。“所以,现在告诉我吧,为什么要选择那里拍呢?”

    “医生听过荒木经惟吗?”

    “听过。”

  “荒木这个人,是以拍他的妻子著名的。有一张他的妻子躺在船上的照片,下面的引词写,大概是阳子因为昨夜的性爱感到了累,因而在船上睡着了云云。站在这个位置的医生,最容易让我想起阳子。”高尾答得平静。在他的镜头里,医生面露倦色,阳光替他遮住了一些,另一些藏在了他翡翠色的眼睛里。太荒唐,只是初遇,他却觉得已经见过医生几面了。记忆里,似乎也有人在阳光下做出这种神色。因为过激的性事眯上了双眼,就好像阳子,让他想起家里窗台上的孔雀兰,吐着火红的芯,慵懒而美丽。医生的脸色并不算好看。“不过,我不是说医生昨晚也和那里面的阳子有相同的经历,你只是让我想起她。你说,阳子那个时候会做什么样的梦呢?”

   这个世上,有多少男人愿意把自己的爱人慵懒却诱惑的倦容呈现在众人面前呢?恐怕也就只有荒木了吧。爱情这种东西啊。他感叹。天蝎座大多占有欲极强,所以做到如同荒木一般,是不可能的。记忆里也有一个差不太多的人,他爱他爱到想要把他藏起来的程度。     

   医生没有回答他。做了什么样的梦呢,谁都不知道。大抵是与恋人缱绻云端的梦吧。爱情这种东西啊。

   “医生,这张照片可以留给我吗?”

   “好。”

    

    夜里,同样的时间,他碰上了那个自称摄影师的病人。

   “所以,高尾先生,现在的你又是谁呢?”他已有些醉去的意思,晃着手上的酒杯。

   “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看你这个样子,我就陪陪你好了。”高尾穿着侍应生的服装。听自家老板说,这人似乎是个心理医生,能来这样的地方,估计医生自己心里也有点病。

   “你没有其他的客人之类的?”

   这是间不挂在台面上说的gay bar,哦不,事实上乱得很,基本上,各种性向的都有。不如说是间sexualbar。他是里面的一个侍应生,说是侍应生,不如说是top,很受客人欢迎的高尾和成,有一个人尽皆知的习惯——不论与客人达到何等程度的亲密,至多就是亲吻。

    男人们能爱他爱到哭着说别离开我,女人们更是能爱他爱到仿佛主客关系都颠倒。

    可他心里有一个人,他爱他爱到想要把他藏起来的程度。只是,他们不谈性。有点类似于柏拉图爱情,在他心里,那人是一片圣域。那人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爱他。

    这个叫做绿间真太郎的医生让他想起心里的那个人。

   “我比较中意医生你,不行吗?”他在耳旁问得轻巧。绿间抬眼看他——还算标致的脸,不过,和精致,美这一类的词完全不沾边,只是,他看起来完全没有沾染这里的流俗气,干净利落。

   “我怎么回答你,和你怎么待我有关系么?如果我说不行呢?你打算怎么办?”

    他眼中的医生,脸上浮现醉态,红晕衬着白皙的皮肤,双眼微眯,让他想起家里养的孔雀兰。只是,人多少比花聪明些,人懂得怎么掩饰自己的欲望,花不懂。花将自己的生殖器暴露给人看,宣扬自己的美。医生的美,欲拒还迎。

   “那样我就把你扛回我家去,遇上想要的东西,而他其实也是需要我的,当然是用强的咯?”这个年纪这个酒量,高尾也是有些无奈,“医生我说你啊,不要在这里醉过去了哦。”

   “有本事你就扛回去啊。”医生噗嗤笑出声。貌似,微醺的状态。

    大概隔了5分钟。有人把他从转椅上抱下。公主抱。

   “医生,鄙视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哦。”模糊中,一张玩世不恭地笑着的脸,吊梢眼,嘴角有适当的弧度。

    他太困了,来不及顾忌有多少人看着他们。

    突然想起阳子。


评论
热度(3)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