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绿】毎日、新世界に-the beginning-

大概是个连载。


BGM:with you——窦靖童


    他身上有好闻的味道。

    他的治疗室有不知名的花的味道和柔软剂混在一起的淡淡香气。柔和的光从半开的床帘射入,窗明几净。

    ”人间天堂。“

    高尾看着转身为他倒咖啡的医生,不自觉地就想到了这个词。

    他盯着医生被绷带缠得紧实的修长手指,伸手接过了咖啡,抿一口。

    ——甜腻过头了。

   ”绿间医生...你糖也放得太多了吧!!!“

   ”能给你喝就不错了,就不要抱怨了。你是特殊病例。懂么?“医生没来由地说了句前后不搭的话,眉头微微皱起。

    ”哈哈,医生你怕我吗?我可是传说中的人格分裂病患哦。”

   ”怕?你在开玩笑吗。你这样的病例,我看得太多了。”

    面上镇定,这种病例,绿间还是第一次见——并不是这个疾病有多么少见,不如说,这个据说已经接受了8次治疗还未痊愈的叫做高尾和成的病人实在是自然得可怕。有点,摸不着底。

   ”昨晚,做了什么梦?”

    医生拉上了一点窗帘。光在他的脸上刻画出剪影。他试图转过头更精确地描摹医生的脸。”别回头。“

 “....不记得了。好像是发脾气了?”

   他能感受到医生有规律地吐息,瘙痒着他的后颈。以往所有的医生都喜欢和他面对面谈话,偶尔碰上女性医生,对着他还算得上是好看的脸,还会忍不住脸红——他习惯凝视着人的眼睛说话。但这个医生不一样,他坐在了他的身后。

   ”你认为是什么使你的夜晚过得很....请允许我用煎熬这个词?”医生顿了顿,“你进来的那一刻我就发现,你眼睛下有黑眼圈,下巴还有一些没刮干净的青色胡渣。”

   ”旋转。“

   绿间做着记录的笔迷茫地停了下来,“旋转?请你再说得具体一些?”

  ”感觉像是在一个转椅上不停地旋转。在两个世界之间不停地转,清晨醒来,是个新世界。”

   他能感受到医生似乎犹豫了一下,铅笔在纸上发出随意画着线条的吱吱声,很安静。有一点点心动。太荒唐,只不过是初遇,他听闻过这个叫做绿间真太郎的医生虽然只有27,8岁的样子,却已是这间诊所的王牌——他的上一个医生是那么说的。他很不屑,王牌这种东西,几乎所有治疗他的医生都是王牌,徒有虚名罢了。在心里他冷笑了一下。

   “你害怕别人在你面前做出什么举动呢?”

     ”撩头发吧,大概。”

      高尾和成是一个摄影师。美其名曰什么都拍。在模特们做出撩头发的举动时,他总有那么点悸动。为什么呢——大抵,还是个少年时喜欢过的一个孩子也曾做出过相似的举动,头发是白皙的耳朵和纤长的脖颈。在阳光下,可以看到微小的毛发,散发出少年人特有的气息和阳光混合的味道。然后呢。然后,亲吻了。

    ”你自己觉得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会控制不住自己吧?嘛,不清楚。医生会不会觉得我很变态?”

   ”不会。”

    医生从椅子上起身。他注意到医生的铅笔是很幼稚的小学生类型。

   “噗....绿间医生,那铅笔...?”他笑出了声。太搞笑了吧,一个身高超过192cm的大男人居然用这种铅笔。

    “你说芭比娃娃铅笔吗,这是我今天的幸运物。”绿间显然没有把心思放在高尾的问题上,他看着方才自己做的记录,皱起了眉,”哦,我是巨蟹座的,相信星座占卜。"

       绿间医生,果然是个怪人。


      夜里,23点。

      绿间真太郎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的性向,同性恋。俗称homosexual。

     大抵,这就是人们所谓的,越是研究得深的心理医生,往往自己心里也有点病。他是弗洛伊德信者,弗洛伊德说,同性恋是一种性发展受阻所导致的一种功能形式。他苦笑。

     站在玄关的镜子前,自己看起来并不像个同性恋,顶多是个还挺潮的年轻人——平日里严肃的绿间医生也关注潮流方面的小贴士。美中不足的是,上衣的口袋里插了一支芭比娃娃铅笔。

    这就够了。

    他常去的那间酒吧,并不是gay bar,只是店主人和自己相熟——10年以上的老同学。

    ”果酒和小豆汤。”

     他的菜单尚来如此。他喜欢在常人看来甜到发腻的东西。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在常人眼里。

   ”绿间医生?“

    熟悉的声音。

    他回头。日间的病人正嬉皮笑脸地看着他,有哪里不太一样。

   ”你也知道这里。“陈述句。他并不感到奇怪。不如说,因为他是心理医生,病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大概也知道,看得太清楚有时也可怕——这个叫高尾和成的病人,在进他的治疗室的那一刻就已经打量了整个房间的细节。包括他随手插在笔筒旁的这间酒吧的宣传画。

   ”咚“地一声。

   ”医生,我说你啊,该不会和我一样,是那什么吧。”男人露出痞气的神情,这叫什么——自己被壁咚了?虽然不算完整的壁咚,男人只是单手撑在了自己身旁的木柱上。

   ”不是。”他神情自然地撒谎。有一点惊异,原来这病人也是。

   什么都没发生。他明白了自己觉得怪异的地方在哪里,高尾是个人格分裂患者。这大概是他的其中一个人格吧。

   “医生你啊,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病吗?”

    ”不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不要试图和我探讨这种问题。你什么都问不到。”他刻意地与不停靠过来的男人移开了一些距离——高尾身上有一股酒精的味道,不太浓。

    “医生你真有趣。”

     ”是吗。”将钱平平整整地压在柜台上的高脚杯下,他准备离开。”你也是。“

     “恩?”

     “我说,你也很有趣。”受到了打扰的夜晚不会完美。

       他留下了这句话。

       就像被留下的那个人记忆里,曾经有个人也说过同样的话。他在酒吧的转椅上转了一圈。   

        回头,看到的却是陌生的脸。

        他害怕旋转。

        因为,人永远不知道被留下的是哪一方。转过去后的那个世界,会不会陌生。

      

    

评论
热度(4)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