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破镜难圆-肆-

BGM: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Taylor Swift

 

The fourth

    直到电影第一部分的拍摄结束,他才缓缓回过神来。手边的剧本不知何时被人细心地将上面的褶皱抹平,放乱掉的便签被置回原位。

   ——大概是黄濑吧。写成那副德性的便签,估计能成功认出来的也就他了。姑且可以称作是好歹做了近10年的情侣吧。

   他起身。远远地听到一群新晋艺人们在讨论着等下去哪里逛街好的话题,当然,顺带扯上了黄濑。他微微叹了口气——果然都还是孩子心,都是艺人了,一个人去人多的地方也就算了,还一群一群的去。而且让他觉得很意外的是,黄濑居然是答应了,他记得两个人还是情侣的时候,这种情况下,黄濑都会拒绝掉。一方面的确那时候的黄濑是想抽出时间过二人时间,另一方面只要是有点人气的艺人,这时候都不应该贸然出行。

   “小...啊不黑子君,和我们一起去么?反正黑子君等下没事吧?”

    ——果然。刚想转身偷偷回家宅着去,就听见前恋人充满阳光(?)的声线在耳边响起。他转头,看见那些新晋艺人们眼中普遍有一种“如果你敢不答应就把你就地解决”的意思,啧,这人气还真是高啊。这种时候,让他怎么拒绝得出口。

   “好....“他只得不情不愿地答应。有些恨恨地瞪着那人笑嘻嘻的脸。

     

    最终是去了六本木*的一家传说是全日本艺人都会去的购物城,虽说六本木本身就是以艺人,传媒工作者,外国人多而闻名的,这么显眼的一大群艺人去也有些说不过去,所以之前在片场的时候就用抽签决定好了分组,黄濑和黑子还有另两个女艺人刚好分在一组,还被黄濑开玩笑说这样可以假装下情侣,女孩子当然是喜欢包包衣服饰品之类的东西,于是就把两个大男人彻底地无视了,留下略有尴尬的两人大眼瞪小眼。

   ”黄濑君想去哪里?“最终还是黑子先开了口。

  ”就这么往前走吧,随便看看?“黄濑浅笑着。——意味不明。黑子挑了挑眉,在表赞同之后就开始慢慢地向前走去,黄濑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跟着。

    购物城里放着TaylorSwift的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明明是分手歌,为什么可以被唱得如此欢乐呢。黑子不禁有些嫉妒地想着,起码在他看来,分手这事,即便再怎么坚强再怎么薄情,伤心总归是有一点的吧,挥别过去这种事,说说罢了,怎么可能做得到,至少他做不到。

   在国外的时候也是,现在也是。多少有点触物生情,触景生情的意思,那人拍的广告,曾经对方送给自己的物件,手机里存储的他的专辑的新曲,听闻这些的时候,总会会心地一笑,在心中默念着那人的名字。尽管这像极了言情剧里的桥段,滥俗,可笑,但这的确是他自己。当初那个决绝地说着分手的人是自己,经不住回忆的人也是自己。他也曾相信那些美好的,青涩的爱情,那些回心转意又成眷属的故事,他也曾望断流年尽心竭力想对一个人全心全意的好,他也曾寄希望于每一次的回头,他也曾相信每一次等待都会有结果,每一个转弯迎来的都是良人归乡。但是啊,爱一个人,多累。

    就好比他现在的境况,对方赤裸裸的旧情未断他当然看得出来。只是,他努力了,他努力想要回到以前那个堪称不会再有孤单的年代,但是他想他大概是没有这个资格再说”在一起吧“这样的话。

     他在Tiffany*的门口停下——那里挂着黄濑为Tiffany日本的等身广告,华贵的紫色西服,金发被梳成上世纪贵公子的款式,画幅中俊美的男子单膝跪在新娘的面前,他望向新娘的眼神,虔诚,饱含爱意。

    ”啊,这个是之前那家公司找到我帮忙拍的啦。很帅吧?”

   “....如果我说一点都不帅呢?”调笑着望向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的人。——啧,身高差真是讨厌。

    ”太过分了吧小黑子。本来还想买这款送给小黑子哦?因为做了代言,或许可以免费。“对方倒是一点都没有失望的意思,仍旧笑眯眯的,轻描淡写地说着若不是知情人可能会嫉妒死的话。

   ”送我吗?全世界的女人都会哭吧。“他苦笑。

  ”怎么会。和其他人都没有关系,我想送就可以。”温柔又霸气的语气,那人似是走近了自己身边,低声在自己耳边说道。

   一瞬间的确有些动心,大脑皮层的冲动差点就让他说出了”重新开始吧“这种话,但是他终究不确定,残留的爱的分量,到底该有多少。

   ”随黄濑君怎么想。”他大步向前走去。似是逃离。

  ”小黑子,我们别再这样下去了好么?坦率些不是更好?而且我们都不年轻了,你到底想....“

  ”说这么大声是想让粉丝围攻你么。不过是终老一身。你别以为我有多在意。而且,黄濑君我记得我们好像是分手了?”周围已经有人好奇地向这边张望,像是心中的一个濒临绝境的点被戳中,黑子几乎是恼羞成怒地打断了黄濑的话。”别把我当成那些召之即来的女人。真是受够了。以前就是这样,你以为我过得很容易么?”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冲动地说了这么多话。句句都过分,连他自己听得都觉得刺耳万分。好不容易收住了口,后悔却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看着黄濑瞬间低沉下去的脸,他想说“抱歉”,然而,身不由己,嘴唇只是轻微地动了动,又无力地闭上。

   ”抱歉,我的错。”缓缓中,他听见黄濑轻声说,从自己身边带起一阵泛着独有的香味的空气。

    他知道那人是被自己极具讽刺性的话伤到了。他以为自己可笑的倔强的棱角已经被生活磨砺得差不多了,却到今天才知道,唯独在这个人面前他才会露出最软弱最可悲的那一面,在这个他最不想被看到丑态的人面前。 

    竟是如同窒息般的刺痛。

   

    

评论(2)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