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破镜难圆-贰-

BGM:永远——BoA

破镜难圆

The second.

   甚是狼狈。

   如同逃离一般从咖啡馆浑浑噩噩地回到家里,黑子禁不住有些埋怨起为什么在回日本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遇上了前恋人这件事——运气真是差到不能再差,虽说这种事怪谁都不适合,要怪只能怪自己不够决绝,还犯贱似的接了有那人出演的电影的剧本,和事务所签了约。当时回日本的时候的确也有想过这一点,毕竟,就算自己再怎么低调,总有一天自己已经回国了的信息一定会被黄濑知道的吧,不过早晚的问题,若是早了那还好办,若是晚了,说实话也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最多就是,黄濑被自己伤到,两人之间的隔阂会愈发加深罢了。仅此罢了。根本就是自己的问题——莫名地,就是不想伤害那个人。

  “去见过导演和公司经理了?”

   “啊...啊学长。没有.....”突然被人从身后轻轻揽住——一阵熟悉的Boss香水味。

  “这样。工作加油。帮你热了奶昔。别太累了。“肩膀被轻轻地摩擦着,抬头看了眼自己的同居人一脸温柔的笑容,他微微勾起嘴角。”学长你也是。请加油。“

    话落,便听到门被轻轻带上的声音。温柔,轻微。若是刚才那一幕发生在电视剧里,那么,如果说对方不爱自己那才不会有人信。但是可惜,他懂,那不是爱——两人仅仅是Home Partner*的关系而已,最初对方的确有喜欢过自己,但自己很干脆地拒绝了,说来他其实觉得有点可惜:那样好的男人,却被自己这样的人拒绝了,全世界的女人和Gay中的0都会哭的吧,另一方面也的确出于对自身的考虑,他明白这种诞生自单纯的依靠和被依靠关系中的爱情并不会长久。至少爱情不是单纯的,爱一个人,其实要牵扯到很多东西,也要适时放弃。后来果然如他所料,对方对他的感情逐渐淡了下去。只是继续要求他搬过来一起住——大概是因为空巢心理*之类的吧,自己也乐得一个又会做菜又体贴的房伴。对方和自己回日本的理由也并不是什么硬要和自己回来,而是,对方觉得在日本更适合发展,毕竟,像美国那样法制已接近完善的国家,并不需要太多的律师和法律机构。

    太违心了。 不过,也庆幸,终于能够做到即使扯谎也可以扯得毫不心虚。他自嘲地想着,随即伸手拿过刚刚房伴送来的热奶昔——那并不是平日自己熟悉的那个杯子。他禁不住焦急了起来,虽说那个杯子,按照自己一贯的思维来说,留着其实就是揪心,但人总是犯贱的,总是愿意用以前美好的记忆来敷衍自己,骗自己说”啊我过的有多幸福“——那是分手前自己的生日那天黄濑送的,同时送来的还有和对方耳环同系列的情侣款,不过自己以太痛了为借口只是将那个耳环串在了链子上,他一向不愿意太招摇,因此也就没怎么戴。

   他来不及斥责自己的回忆蔓延度,就匆忙冲到了书房里,明显专心于电脑屏幕上律政Case的报告的房伴被自己惊得一下子抬起头来。

   ”学...学长...你看到我的那个天蓝色的杯子么...就...那个上面有画黄色爱心写着“Waiting for your love”的杯子..你..看到了么?”似是请求般焦急询问,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哦...原来是那个啊...今天早上整理厨房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垃圾桶里,柄被摔裂了,而且,我看已经被用得那么旧了,在美国的时候已经用了几年了吧?所以我就扔了。“房伴虽然被黑子突然的行为弄得一头雾水,但还是耐心得解释着——尽管语气中的轻描淡写显而易见。

  ”你...学长你怎么不打电话问过我就把它扔了?!我用了这么多年就是因为它对我来说很重要....“带有强烈质问意味的话刚脱口而出,他就后悔了——没有必要去怪他人,况且,房伴有洁癖,这很正常,是他自己太不冷静了。"对不起...不能怪你....好吧...现在几点?”他下意识地想要摸手机出来看,却发现原先用来放手机的荷包空空如也——啧,这也太背了吧。

   ”现在是下午3点哦。“房伴好心地提醒道。

  ”也就是说收垃圾的人还没有来过?那我出去一下!“似是如释重负,起码,他还能够找回自己的东西。也不管身后的房伴带着惊愕的询问。急急忙忙跑出了家门。

   手机大概是中午落在咖啡馆了吧。反正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只是贵而已。丢了也罢。放垃圾的地方就在公寓的不远处,所以当他看到自己家里用的熟悉又显眼的黄色垃圾袋之后,就顿时安心了许多。果不其然,没有费多少功夫就找到了已经四体不全的茶杯。——只是回家以后要马上洗澡,这味道,太难受了。说实话自己似乎也被带得有了那么点洁癖,不过,能找到茶杯,真是比什么都要幸运的事了。

    明明也不是什么比自身要重要的东西,只不过,不愿丢掉而已。至少能够给他以留给自己的还有回忆这样的幻想。他忍不住嫌弃了自己的矛盾心理。

 

    ”请帮忙查一下黑子哲也,对,就是这位先生的住址可以么?听说他接了我们事务所的最近的那部电影的剧本工作,所以我想登门拜访一下。“依旧是撒谎也不脸红的艺人先生,正微笑地对着平时一脸严肃此时也被帅气的笑容电到的事务所助理说着以上这番话,对,就是扯谎。尽管也有想把某人落下的东西还回去的心理。

   ”好...好的。请等一下。“助理一脸娇羞别扭(?)地打开公司的电子系统。这家事务所,由于旗下有许多类似于黄濑这样人气高又很稳定的艺人,因此也算是日本口碑比较好的事务所了,况且黄濑最近接的这部电影又是事务所自身推出的,按照惯例,这种情况下事务所一般会和编剧签订条约,以确保在杀青之前剧情的保密和利润的赢取比例,而这样的编剧会是事务所的常驻编剧,因而也会和旗下艺人享受同等待遇,同样包括被存取于事务所系统中的完整的个人信息。应该说,他很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当然那个时候还只是抱着幻想。所以今天听到黑子说接了自己公司的剧本,他才会如此快慰——明明是分手恋人的叙旧。那么一个细致聪明的人,也不知道是一下子糊涂,还是故意透露给自己,如果真的那么排斥自己的话,大概就不会把这种事告诉自己了吧。

   ”.....六町目二区九号....等等...黄濑君...你...有在听吗?”被助理小姐带着一丝不高兴的语气唤回了思绪,黄濑急忙露出了对于女性的惯性微笑,“对不起对不起....刚刚在想电影里台词的事就走了下神,可以再说一遍么?”

  “东京世田谷区中心别墅区六町目二区九号。但是貌似那户住所的户主并不是黑子先生,说是因为房价的关系,所以打算过一阵子再买房子,现在是和自己的朋友同居。真是奇怪,像黑子先生这样的人,应该会很有钱吧,为什么要介意那点买房子的钱呢...好吧...地税是很贵...“

    ”是和朋友同居?”

  “啊...是的。那方面的话不用担心,毕竟是要签过来的编剧,事务所为了声誉上的问题肯定会进行调查的,黑子先生各方面都没有问题,已经确定两个人的确只是朋友,连黑子先生都说只是普通的HomePartner而已。“毕竟是事务所的老牌助理,在听了黄濑的问话后,立即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一脸正经地解释道。

   ”这样吗。那就好。”——原来就连黑子也开始学会扯谎不心虚了么。他苦笑地想着。但同时又有一丝庆幸,尽管他明白那也是侥幸中存留的幻想——那是否意味着他其实还被留有挽回的机会,虽然错的那一方并不在于自己,刚分手后的几年,还埋怨过对方。现在想来,大概是,黑子和自己都在逐渐地成熟,所以在面对这样的问题的时候,也就自然而然地包容起来。他记得不知从哪本书上看过一句话,那似乎还是高中时期被黑子逼着去看的——人好像河流,河流都一样,到处相同*。人也一样,他相信那人的本质是不会变的,只是比起之前更为成熟,在人情上更为娴熟罢了,这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

   他看向手机上黑子和所谓的新男友的合照,幸好只是普通的关系,尽管不会像交往期间那般失望灼心,但若真是那般关系的话,他深信以他现在的心理状态,说更直白些,在见惯了所谓社会人情上的各种带有别样色彩的情爱之后,遂知原来拥有的才是最好的,所以就算错不在自己,也拼命想要挽回的心态,自己大概会变得颓废起来的吧。

    愿自己能够得偿所愿吧。忘了礼节性地和助理小姐说谢谢,他转身离开。

    破镜难圆,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To be continued。

标注处:

1,Home Partner:在这里先做个道歉,因为是很久之前在某本杂志上看到的概念,所以现在我自己也忘记了是不是定义为Home Partner,具体就是两个或两个以上需要房子住的人的统称,在美国,也会出现有如同文中所述情况,两个实际上没有什么感情的人以一种同居情侣的生活状态住在一起,但并没有肉体上的亲近。

2,人好像河流.....:出自列夫.托尔斯泰的《复活》,在卡秋莎和聂赫留朵夫重逢的那个章节里的话。全句:人好像河流,河水都一样,到处相同,但每一条河都是有的地方合身狭窄,水流湍急,有的地方河身宽阔,水流缓慢,有的地方河水清澈,有的地方河水浑浊,有的地方河水冰凉,有的地方河水温暖。

3,空巢心理:如同字面意思。内心渴望有一个家庭,其实在每个国家,都会有固定的那么一部分人有这样的心理。

评论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