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破镜难圆

BGM:Nobody's singin to me——Charice

难得写个稍长篇的我(。不会太长啦www!

破镜难圆

The First

     他们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为了重逢的叙旧。

     说实话撞上已经分手的旧情人这种事,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令人倍感尴尬的事,更何况是不明不白的分手,藕断丝连。那么,现今的黄濑凉太正处于如此境地中,望着对桌悠然自得喝着咖啡的恋人,不,是前恋人,他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尴尬感,这种感觉其实是莫名的,事实上是他自己在给自己压力,总想做出一副自己过得很好的样子,但是明明又觉得那是真的没有感情了的人才会做出来的幼稚的举动,于己而言,实在是不适合。悄悄打量着已并非是自己熟悉的那个记忆中的稚嫩少年的前恋人,他不知道5年可以改变一个人什么,不过眼前人的确给了他答案——深棕色的针织V领毛衣,米色英伦风大衣,配上同时起到御寒和点缀作用的格子围巾,深绿色的直筒裤,与大衣颜色相配的马丁靴,现今这个已经27岁的黑子哲也似乎变得很会打扮自己,透出一股从事与文字相关的工作的人独有的书卷气,尤其是即使在历经过人生必须要度过的磨合期之后还是一成不变的淡然的眼神,以及不同于任何人的低调,至少在现在的黄濑凉太眼里,尽管距离上一次两人这样一起吃饭已经过了5年,但是前恋人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似乎并未有什么改变,反而是魅力大增,只不过,恐怕在那个人的眼中,已不再是恋人罢了。

    “所以?黄濑君你打算这样看着我到什么时候?”捋了一下略长的刘海,黑子从一旁的竹筐中拿了一些咖啡伴侣,撕开包装纸全数倒入杯中,用小勺缓缓搅动着。

    “额...哲也啊不小黑子你又放这么多糖!!我只是在想小黑子穿这么少会不会冷哦。”艺人帅哥露出了能够瞬间电死数万人的微笑,尽管隔着墨镜,但是魅力不减,已经能够听到从周围传来的隐隐约约的花痴声。

    “.....啧,在担心我冷不冷的问题之前请先担心一下自己吧。如果被粉丝追捕的话我可不会帮你付咖啡钱哦。“调笑着说道,黑子轻抿了一口已经有些冷掉的咖啡,他微微皱起了眉头——啧,好甜。一定是因为刚才放咖啡伴侣的时候手抖的关系。

    ”诶——好过分。小黑子你还是这么犀利啊。“突然之间就觉得很欣慰,事实上5年前两人还没有分手之前的相处模式也是这样,虽然诚然,他经常一不小心就会被念文学专业的黑子调侃嘲弄,但是那并不让他生气,反而会让他觉得开心,那是只属于黑子的提醒他的独特方式。对方并没有忘记,或者说在那样长时间的爱情中形成的习惯的确非常不容易改掉,他想他是否可以理解为,黑子和自己一样同样对对方抱有存留的爱意。

  ”犀利吗。倒是黄濑君,其实我接了你即将出演的那个电影的剧本工作哦?“黑子有些别扭地将视线转向一边的装饰物,似是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机的挂件。

  ”诶?!不...不是吧.....“黄濑想起了大学的时候拿了黑子写的剧本到自己大学去演的事,那个时候似乎是写了一个古早时期的日本发生在幕府将军和侍妾之间的爱情故事,因为拗口的夹杂着古文言的台词,他差点没被整死,还要被恋人嘲笑说高中的时候语文课都在睡觉吗之类云云,刚好这次出演的电影也是一部非常复古的反应古时日本社会风尚的作品,说实话即使这几年见惯了再怎么刁难演员的编剧,在面对前恋人或者说感情未断的恋人写的剧本果然还是克服不了那种心理上的不适感,好吧,他想他必须承认,那同时也是因为拗口的台词。

   ”嗯。没关系不用紧张,我不会刁难黄濑君的,只是台词难念了一点,请好好准备。“坏心眼地笑出了声,黑子用纸巾擦拭着有些被咖啡溅到的手机屏幕,一不小心摁到了按键,屏幕一下子亮了起来——壁纸是一张混血帅哥,搂着穿着博士生制服的黑子的合照。

   ”这...是小黑子你的...新男友...?是个...怎样的人?"

   ——对了,那个人已经不是自己的恋人了,貌似两个人也没有做过什么分手后不能找新欢的约定,而且这种事本身就说不准,找新欢也正常得很吧?

    似是醍醐灌顶,不够现实的那一方,原来始终是留有幻想的自己。

  “啊...不能算是男友之类的吧。是我在美国念编剧系的时候同校的师兄,他念的是法律....是个美日混血儿...挺成熟的人吧...之前一直受他照顾,前阵子硬要跟我回日本...现在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律师。但是我只是答应了和他交往而已...仅此而已....”巨大的恐惧感涌上心头,说实话黑子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感到害怕,他以为他仅仅是抵触和前恋人讲所谓新欢的事罢了,但是在心理上,他通常太过高估自己。他以为5年可以改变一个人很多,但是很多东西是不会随时间改变的,比如他的爱情观。5年前的那场分手本身就是一场误会——起因是一起被炒作过度的绯闻,他作茧自缚,自作聪明地以为人诸如黄濑,总有一天会离开自己,他以为当感情跨过10年的间隔他和黄濑之间已经没有什么牵绊。出国念博士不过是为了爱情所牺牲的赌注,5年而已。而当他发现错得彻头彻尾的是自己的时候,已经没有机会留给他去挽回了——因为那可谓的所谓的爱情上的自尊,他永远不会是情感上的主动者,甚至,他不会是胜者。说什么不会心痛,不再关注,不过是搪塞自己自尊心的谎言,若真是如此,那么那个5年间以一种赌气的心态面对曾经的恋人偷偷关注着对方动向的可笑的人是谁。实在是太荒唐了,荒唐到他自己都不愿去面对。只是一味逃避。

    黑子有些尴尬地低下头,紧盯着手机上混血帅哥此刻显得十分欠揍的笑脸——居然在这种时候出岔子,太不合时宜了吧。

   “....我没有要责怪小黑子的意思...这很正常...他对你大概很好吧...那样就好了...”黄濑看着明显心不在焉的黑子,扯出一抹苦笑——尽管再怎么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事实,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它总是在人最需要幻想的时候给予人重重一击。“....祝你幸福...”——他不知道他究竟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说出这句话。

    “....嗯...谢谢你....“

      沉默。像是静止了般,两人都试图向说些什么,但是他们不能,或者说,不想。

    “那....黄濑君...一会儿我还要去娱乐公司校对剧本的问题,我....我先走了。咖啡钱我放在这了。”最终是黑子先开了口。——大抵是实在太罕见,一般来说担任这样结束尴尬的角色的黄濑脸上出现了夹杂着遗憾的惊讶。故意不去看此刻黄濑脸上会有多么精彩的神色,黑子只是慌忙站起身,像是逃离一般匆匆离开了桌边。

      他忘记了他的手机。

      To be continued。

 

 

评论(4)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