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愛してるよ(给贞子桑的G文)

愛してるよ(爱你啊)

BGM推荐:愛してる——高玲(续 夏目友人帐ED)<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如同初春,在飘舞的樱花中恋人的喃喃低语,恍惚间,似乎听见了流连于唇间却久久不能传达的告白。

 

记忆中,貌似他的第一次告白也是在这样的时节。大概是在高校三年级的冬休假,对于像他们这样的应试生,能够在忙碌到快要死的学习中有个缓口气的时间,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事。尤其是对于像他这样一边兼职模特还要兼顾学习的人来说,总算有了一个能好好休息一下的时间。身边的人都说“大学什么的< xmlnamespace prefix="st1"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黄濑君一定没问题的!所以好好休息吧!”“太好了黄濑君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呢”之类的,事实上于他而言,不过是多了一些能和喜欢的人相处更久的日子而已,根本没有什么休息不休息的概念。

 

——明明有了小黑子我就能精神满满啊!在犹如恋爱少女般的黄濑凉太在阳光明媚的冬日里已经第N次对着被设置为手机壁纸的少年的照片犯起了花痴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禁不住担忧了起来。——冬休假之后不久就是全国联考了吧。不知道小黑子会考到哪边呢。

 

——该不会,又要分开了吧。

 

这样的事情,就算自己再怎么不愿意,也是由着天命来的吧。尽人事,知天命之类的么。他有些嘲讽地勾起了嘴角。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自己真的非常犹豫不决,甚至可以说是怯懦。如果换做以前的自己,要是真的喜欢上了什么人的话,大概会是那种决绝的行动派。可是如今,从高校一年级的全国高校生篮球联赛与黑子重逢起,或者说在更早之前,或许是在自己承认了黑子的强大的那一刻,就已经确定下来的心意,却如同一场持久战,直到快要见分晓的现在,也无法亮出自己的杀手锏。

 

他想起在以往的2年间,自己几乎每个星期都会从神奈川跑去东京的诚凛,打着“来找小黑子人生咨询”的旗号,每一次去外面聚会都会帮黑子吃掉不喜欢吃的菜,直到现在也是手机里通讯录第一位被红心标注的名字,文件夹里堆成一堆的偷拍照。大概不是还不够喜欢之类的问题吧。也许自己心里是一直害怕着被拒绝的吧,一定是的。因为对方并不是那样好哄的女孩子,也并非性格软弱的人,况且凭着自己对于对方的了解,如果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理由的话,他大概不会答应的吧。——这种恋情本身,即使是在高度开放的日本,也算是很不堪言语的事了。

 

    他苦恼地挠了挠头发,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去告白这个困扰了他很长时间的问题。毕竟,恋爱这种事情不是一厢情愿就可以实现的,一切都要等心意互通了才可以得到开始。也仅仅只是开始。不管延续多长的恋情,只要它开始了就会经历一个必然的过程才会走向结束。

——他才不想,连开始都没有,就草草地不了了之。一方面是自信与否的问题,另一方面是,如果是他的话,对某个人喜欢到一种程度的时候,就算被拒绝也会觉得那是心甘情愿的事吧。就当做是生命中一段印记比较深的流逝而过的时光就好。

 

    在他终于艰难地下定决心之后,那个时候他貌似是让黑子在后天的樱花祭和自己一起去上野公园赏樱花。当时黑子虽然是答应了,却还是有些不解地抱怨说“快要全国联考了,黄濑君怎么不抓紧复习呢。”之类的话,他只好苦笑地揶揄扯谎说是自己父母都出去旅行了,这么有纪念意义的樱花祭他不想一个人过,这样说了之后黑子倒是很利落地答应了。他还有点小开心,想着小黑子是不是有在关心我呢之类的。因此那年的樱花祭,他异常兴奋地期待了起来,就像是小时候期待着祭礼中的樱花糕一般。

 

——如今的樱花糕,是小黑子吧。

 

    

“小黑子,我喜欢你。”他还记得那一天,当他终于鼓足勇气,好不容易告白了之后。黑子像是没有听到似的,依旧仰着头,安然地望着怒放的樱花,好像真的是在很认真地赏樱一般。良久的沉默。当他快要以为自己是不是已经被黑子彻底否定掉伤心欲绝的时候,突然听到黑子几乎是以一种自己从未听到过的认真的语气问道,“黄濑君,你…真的考虑好了吗?”

 

  “当然。我会来和小黑子告白当然是因为考虑好了我才…”

  “不。我不是说黄濑君所想的那一方面。”黑子罕见地皱起了眉,露出一副似乎是有些生气的表情,打断了自己的话。“我和黄濑君,一定会去向不同的大学,那之后,你打算怎么办,还有将来的事。你都考虑好了么。”

 

   “小黑子你想得…真的好远…”慌乱至极,他只好勉强苦笑地带出这样的话。

   

   “并不是远不远的问题。我的话,如果要恋爱的话一定想要认认真真地去恋爱。大概就是那种相守一生的恋爱吧。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尽人意,但是,恕我直言,现在我不能答应你。抱歉。”黑子几乎是以一种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淡定语气说出了这番话。

 

    ——算是,很利落地被拒绝了呢。

 

   

   像是突然从云端跌落,黄濑凉太一下子从绵长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原来只是回忆而已啊。都已经过去4年了,自己居然还对被拒绝的事实耿耿于怀。如果对方不是黑子的话,大概已经属于那种形同陌路的状态了吧。被拒绝得那么干脆还依旧没有放弃到了如今还抱着对方总有一天会答应的心态的自己,又算是什么呢。一下子找不到形容词的他只好苦笑了一下,这或许就是少女小说里所说的“痴情不改”之类的吧。尤其是,在像今天这样,与4年前的场景一模一样的樱花祭,只不过如今的两人,都已经褪去了高中时代的稚嫩与直率,变得含蓄内敛了许多,特别是黑子念的还是文学系,变得比以前更加得淡定以及…文绉绉。

 

说实话昨天根本是抱着觉得不可能实现的心态,犹豫地发出了那个短信,算是在短信里草草地告了白,然后就意思说如果答应了的话就和自己一起参加今天的樱花祭。他想人如黑子,应该会明白他的用意,会很认真地来对待这些事。其实他也是为此想了很久,虽然只是灵光一现的幼稚想法,因为某天恰巧翻出了以前和队友们拍的照片想起了那时候的事,所以就思考起了这个问题。应该差不多了吧。像他们这样维持了10年依旧未断并且还互相了解的,就算是朋友也算是很了不起的事了。何况是,对于黑子的喜欢,于他而言,其实10年间并未有什么大的变化,真的要说什么变了的话,那大概是对告白对恋爱对对方的心态上。不像以前那么执着地钻牛角尖,非要答应下来不答应就放弃这样的小孩子心性。在慢慢成长之后,才发现其实任何事,若是真的没有缘分的话就随它而过,只是在那之前要勤勤恳恳地争取罢了。

 

    这么想着,他微笑地捋了捋头发。安然地享受从四周而来的艳羡目光和赞叹声(?)。其实作为模特,他早已习惯被人们所注目。不过每次和黑子外出,都会被抱怨说“有时候我真想加速传球黄濑君的脸”这样的玩笑话。天知道他有多想让黑子终有一天也由衷地向他赞叹,就算是诸如明显是只看表面的浅薄的“黄濑君好帅”也可以。如果可以向神明许愿的话他大概会许下这样一个愿望吧。

 

    附近的钟楼发出了暗示着正午时刻已到的响声,他有些紧张地看了看手表,说给黑子的时间恰好是正午。虽然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慌张,不过还是乱了阵脚,慌忙地看向四周,睁大眼睛寻找那一抹身影。果然自己一碰上黑子的事就一如既往地Hold不住,还会思绪乱套。尽管他相信自己对于黑子已经到了像是狗狗认识主人的气味一样,即使存在感多薄弱也能一下子发现的程度。

 

    一秒,二秒,三秒,一分,二分,三分….表盘中的机械声不知何时大到了像是能掩盖周围的吵闹声的程度。心也随着它的节奏不停地颤动,那种处于期待和失望边缘的心情,更不如说是期待和失望做着最后的斗争,若是这次还不成功,他应该就要彻底地放弃让黑子喜欢上自己这个念头了吧。

 

   “黄濑君,你还在找什么。我明明就在这里啊。”

 

    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下方传来,微微低头,虽然也是满心的欣喜,却没有预期中那种兴奋到要去死的心情,反而多了一种终于松了口气的满足感。

 

   “小黑子,你先别告诉我你的选择是什么,抱歉啦先让我做好心理准备…!!”他双手合十,像是无奈又像是紧张过头乱了套,苦笑着道歉。

 

   “所以我既然都来了,黄濑君还是这么不相信我么?那样的话我要回去了哦。”黑子似是故作生气地说道,他低着头,用手捋了捋有些过长的刘海,看不见此刻的表情。

 

   “咦…?!!等等你先让我…!”

 

   “所以,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黄濑君还是不明白吗?可真是个笨蛋。我好担心我的未来。”黑子扑哧地笑出了声,向前一步轻轻地抱住了几乎已经愣掉的黄濑凉太。

 

   “黄濑君,我爱你。”黑子启唇,努力地踮起脚,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般轻声在这个喜欢了自己10年却一直犹豫着的笨蛋耳边说出了他最想听也是自己最想让他知道的话。“不过,想听第二次的话,你要一直陪着我才可以哦。”有些坏心眼地向他难得地撒了娇。不过之后黑子哲也立刻觉得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举动简直就是被即将到来的恋情冲昏了头脑的行为,并深深为之所困扰,这对自己来说已经算得上是大尺度的撒娇了,才不要做第二次。

 

   “噗…这样的话我当然要听你说第二次了,哲也。”突然被用力地回抱住,对于体温偏低的自己而言高了太多的温度一下子覆上来的感觉,让黑子有些意外地向反方向推了推。

 

  “我爱你。”

 

 

评论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