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It's never too late to say goodbye

这篇完全就是心情不好的产物(土下座。

BGM推荐:《让我们下次再会》

 

   这一年入冬的时候,东京罕见的下起了雪。

    "黄濑君,下雪了呢。“依稀记得,似乎是多年以前,那个浅发的少年,曾经这样微笑地对自己说,摊开的手掌上是雪碰到有温度的东西融化后留下的水痕。

    他试图伸手握住那人的手,伸手却触到了一片冰凉。一切突然如同幻影般散开了去。竟是满心的恐慌。他几乎是被惊醒的,刺鼻的消毒水味传入鼻喉中,他被呛得咳嗽了几声。——糟糕,又睡着了。他按了按因为连日熬夜而变得钝痛的太阳穴。下意识地望向躺在床上的人,和梦中一模一样的容颜,安详平静,几乎像是死去了般。只有轻微的呼吸声和照常工作着的心电仪,提醒他这个人依旧存活着的事实。这些,大概就是这人与世界还未脱节的证明吧。

      他苦笑着凑到那人的耳边,轻柔地道,”小黑子,起床了哦。你看,下雪了呢。“并没有回答,只是那人微微动了动眼皮,给了他一种即将要苏醒的假象。

      他起身,深了一个懒腰,拉开了病房的窗帘。看了看窗外因为下雪而变得昏暗的天,乌云遮去了太阳,看不见光。

     掐指算算,从那件事故发生到如今已经有4年,如果这人清醒着的话,大概有25,6岁了吧。在这种天气里,他们本该像一对普通情侣一样,依偎在一起互相取暖,眉眼间透出满满的甜蜜。

    ”小黑子,今天早饭有你喜欢吃的东西哦。所以...醒来吧...“他勉强地笑着,从随身带着的包里掏出一个保温箱,打开盖子放到床头,一股浓郁的菜香溢出。而他却没有任何食欲。

     这4年的每一个早晨,他几乎都是像这样兀自和这人说着话。就算要接通告,也是拜托了病房的护士,定时打电话过来,在那人耳边说着什么。听医生说,似乎这样每天和病人说说话,病人就有可能苏醒,虽然可能性非常小。4年,他就是这样依靠着这一点小得不能再小的希望走了过来。

   “小黑子,你还记不记得我们高校二年级的那个圣诞节?那时候我像你告白了吧。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你会接受啦。我们还到甜品店去喝了你喜欢的香草奶昔。之后的那个情人节你还亲手做了巧克力给我。虽然不怎么好吃啦...但是你不要生气啊,我都有好好的吃掉哦!什么时候再给我做一次吧!我也一定会好好吃掉的....”

    他试图用两人曾经的回忆让自己开心一点,至少在这个人的面前,不用勉强地笑。至少让这个人明白,是两个人在承受。听别人说,一个人如果因为什么不幸而成为了植物人,就算除了呼吸以外所有的生命迹象都停止,他的灵魂还是清醒着的。所以即使圣诞期间,通告一个接一个地到达他的手中,人几乎忙得要虚脱,他还是抽出了时间过来陪这人。这个人,从初中开始存在感就稀薄得要死,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更没有多少人能在繁忙的工作中记起他。如果连自己都不过来陪他的话,他的灵魂该有多孤单。

   他想起在他们交往的那些年间,每一个圣诞节,那人都会带着亲手做的小礼物从东京赶来他的家,在一年相隔两地的时间中,度过难得的共处。

    “小黑子你还记不记得以前圣诞节的时候,我们一起吃火锅?你一定记得的吧。我们还专门买了一个被炉对吧?可是你总是把肉丸和高丽菜什么的挑给我吃呢....这样挑食可不行啊,你看,你瘦得都已经硌到我了呢。“他一边说着,一边把那人冰冷的手紧紧攥在手中,像是一松手那人就会消失不见一样,”并不是在抱怨啦,所以小黑子不要生气啊...最近绯闻真的是好麻烦...但是你放心,我绝对没有对哪个女艺人产生感情哦!我可是一直..都只喜欢你一个人啊...不..是只爱你一个人...”

     越是喜欢,到失去的时候就会越痛苦吧。他曾经并不相信这样的感受,就算是失去了,至少还有回忆。如今自己置身于这样的境地中,才深切地体会到那种每天依靠如烛光般微小的希望活在回忆中的痛。这些年来,那人在的时候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孤身一人的现在,甚至到了一看到蓝色的物品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人清醒的时候的点点滴滴,那人温柔的微笑,那人偶尔因为害羞而泛红的脸庞,曾经的记忆就像是无边的潮水从四周用来。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他家里所有蓝色的东西都被清除掉。

    他何尝不懂自己随时可以离开。周围的人都不理解他这样的行为,一方面黑子的事故和他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即使是作为恋人,只要记得去看看就好,一方面作为艺人,出没于医院这样的地方实在是不妥,很容易就会被狗仔抓住。就连那人的父母见了自己,也是满脸的歉疚,带着讨好的笑对他说“真是又让黄濑君费心了呢...抱歉。”。自己的父母虽然一向对自己的事不会过多的干涉,但还是会劝阻他,甚至安排相亲好让自己忘掉那段感情。

     但他如何才能放得下。他也曾以为自己如果遇上了看得对眼的人对那人的感情就会淡下去,可是到了真正要面对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满心都是负罪感和歉疚感。他想起之前很多人都曾对他说“你们这样和分手有什么区别!而且对方可是个男人,这样的恋情是不被承认的!”,不禁无奈地苦笑。他们怎么会知道,或许从他和那人相遇的时候开始,命运就紧紧地牵连在了一起,如同相互吸引的月亮和冥王星。一投入精力,那便是致命的诱惑,像是一辈子都戒不掉的瘾。

    “小黑子你啊....只要安好地存活着就好...不要去在意那些人说什么...我知道的啊,你从中学开始就一直是这样,有什么都不和我说呢...这样很让我担心的你知不知道...抱歉...这样说下去的话你会难过的吧...“
  
      走廊上隐约传来一对情侣的轻声交谈声,在静谧的病房里于他,显得异常刺耳,似乎是女孩子在向男友抱怨着病患的难受,而男友则是呵呵笑着温柔的安抚着。都像是刺激着他的神经,提醒着他曾经他们也是这样的亲密,这样的耳鬓厮磨,同样也提醒着他这个人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一想起来就会有一种抑制不住想要流泪的感觉。
  
     ——如果那个时候没有给他打那个电话就好了。黑子现在就不会一个人躺在这里了。

      他一直都记得,那是4年前,同样是圣诞节期间。他因为要拍戏所以去了离关东地区很远的北海道。临近冬至,北海道已经冷得不像话,离开了家人和恋人,还要在这种天气里拍戏,作为一名还尚未成熟沉稳的艺人,他自然是满腹怨言,每天给那人发简讯抱怨,几乎是天天都会和那人告白一次,像是他们刚开始交往的那段时期。那人尽管每条简讯都会看,但回的无非就是这样抱怨不行啊别的剧组人员也在努力不能这么任性啊要加油拍戏啊之类的,让他有了一种被当做那人工作的幼稚园里的孩子的感觉。他要的并不是这样的温柔。大抵是和孩子们相处惯了,所以会变得对谁都像是对孩子。尽管知道这是那人素来安抚自己的方式,但是还是不免不满。作为恋人,他几乎都要觉得一直都是自己在付出,那种挫败感让他深感纠结。

     出事的那天正好是圣诞节。那天他很努力很用心地拍完了所有的戏,他知道那人有早睡的习惯,就赶在天黑之前给那人打了一个电话,传来的却不是熟悉的声音,“喂——黄濑你找黑子啊,等下我帮你叫。”——是那人高中时期的搭档火神大我。随即他听到两人的嬉笑声,带着一种自己和那人在一起时都没有的喜气。”黄濑君,我学会做奶汁烤洋葱汤了呢,火神君教我的...“”所以小黑子你的圣诞节是要和火神一起过了?真好呢,你都把我的事忘了。“那瞬间他甚至生气得等不及听对方的解释,这么说完之后直接挂了电话。平时对自己平平淡淡就算了,就连这种时候也是和别人高高兴兴地在一起么。强烈的醋意涌上心头。

    但他没有想到,那个人,居然会为了解释并不是和别人在过圣诞节,而特意从东京乘车来自己拍戏所在的北海道。那天,适逢天气异常,那人乘坐的车经过山路时,恰逢暴雨暴雪,翻车了。

    他还记得自己接到警方的电话,赶去现场的那天。那时候大概是已经心慌到脑子里一片空白了吧。他看见那人手里似乎是紧紧抱着什么东西,当医生终于掰开那人的臂膀时,他几乎是颤抖着接过了那个东西——是一个用布仔细地包裹起来的保温箱,里面是那人说好不容易学会的奶汁烤洋葱汤 。
   
     那人就是用这种方式惩罚了他吧....多大的讽刺。他一直自以为很了解那人,以为那人冷静淡定,出了什么事都会安然面对,甚至以为那人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自己。结果到头来,真正幼稚真正不了解那人的正是他自己。并不是不知道,其实那人对他的好都是在一些细小到几乎要被忽略的地方。并不是不知道那人为了他去悄悄关注演艺圈的事,在绯闻纷飞的时候也坚定地站在自己身边,并不是不知道厨艺只有白煮蛋拿得出手的那人为了自己学做饭,坚持要学会那道奶汁烤洋葱汤,并不是不知道那人为了自己离开在东京的家,跑到神奈川工作....

     黑子,原来真的是一直喜欢着自己的吧。只是他直到那天才明白。原来真正的爱是无微不至到如若一不注意就会忽略的东西。并不是矫情,而是处在这样一种境地里的感同身受。

    他也记得曾经帝光时期的队友还有黑子高中时期的队友们赶到医院的场景,火神甚至控制不住地发了很大的火,冲过来狠狠地揍了自己一拳。然而他,并没有反抗。他知道这本身就是自己的错。这之后也曾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尤其是当回到已经没有人在等自己回家的家里时,那种空落落的孤独感,强烈地提醒着他那人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压迫着他的神经,甚至要让他窒息。

   ——所以,小黑子,你是要让我后悔一辈子么。

  ”黄濑先生,黄濑先生....“突然耳中传来一阵清丽的声音,几乎给了他那人醒过来的错觉,当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张陌生的脸,不免失望。

   ”啊,对不起,我又睡着了呢....黑子的情况这些天怎么样?等下给我看下他的病历吧!“他习惯性地扯出一个自认为不怎么好看的微笑。

     小护士显然是被眼前的帅哥的微笑闪到了,红着脸支支吾吾地将病历记录递给自己,随后就飞快地冲了出去,和女伴嬉笑着说自己看到了当红艺人果然和杂志上看到的一样帅。

     他不由得苦笑。像这样贴上来的人他见了太多,自以为得到他的青睐的人也太多。但是再多又有什么用呢。如果躺在床上的这个人不醒来的话,他大概要一辈子不结婚了吧。
 
     病历记录上的一排“正常”的字眼刺着他的眼,一切正常为什么还是苏醒不了呢。“小黑子...拜托你快醒过来吧...我真的已经要疯掉了啊...“

     ——就算是在梦里也好。

      

   这天正好是圣诞节。到了晚上,更是热闹得不像话,连平日里清冷的医院里都响起了圣诞歌的声音,被护士们挂起来的彩灯一闪一闪,照亮了整个病房。小儿科病房的孩子们也一改平日病怏怏的样子,小脸上满是喜悦。这让他想起了以前去黑子工作的幼稚园探访的时候看到的情境。幼稚园里人气第一的老师么...不如说是因为幼稚园里男老师太少而像黑子这样脾气好又能镇得住孩子的老师更是少之又少。被孩子们团团围住的黑子脸上所绽放的温柔的笑,给了他一种像是小时候依偎在温柔的母亲身边的感觉。

    ”小黑子,你醒了的话我们就养一个小孩吧。如果你想自己生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哈哈你不要生气啊。我说真的,养一个小孩吧。这样我们就像真正的家庭一样了呢。一家三口到安静一点的地方去住吧,横滨或者爱媛怎么样?”

       他拉了窗帘,只身坐在黑暗的病房里,借着窗外烟火透进来的光,仔细地打量着病床上的人的脸。其实并不是一点都没有变,而是变的地方太少再加上童颜所以看不出来吧。倒是在身体机能上一点都没变,一年四季都凉凉的手,有时候真的会让他有一种这个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的恐慌感。

      ”又是圣诞节了啊...小黑子我今年也陪你一起过了哦...下次什么时候再做奶汁烤洋葱汤给我喝吧。做了那么多次一定会很好喝的。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跑去向小火神讨教的事。小火神后来都告诉我了哦。我知道的时候真的好幸福。“他掏出手机向经济人发了个简讯表明自己大概会晚个几天回去,随即便关机了。——不想别人轻易地打扰这样的夜晚。

      他记得他们的初次似乎也是在圣诞节。真巧,那么多的事多撞在同一天。那是黑子大一时候的圣诞节,那天黑子恰巧忘了带换洗的衣物,所以当黑子洗完澡穿着明显快要滑下来的他的衣服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鼻血都要喷出来了。——这人不论是皮肤还是身材,尽管有一点肌肉,在男生中果然还是太纤细。然后就克制不住地做了。事后那人难得害羞得红了脸,之后的每一次只要一看到黑子泛红的耳根,他就忍不住会亲上去。

    ”小黑子你啊....其实和小绿间一样会害羞会别扭的吧...只有对我是特别的对吧。真好....呐,这之后让我叫你哲也,你也叫我凉太吧,啊不对应该是凉太君。你从中学开始就很有礼貌呢...”
  
      这样说着又得不到任何回应,整个病房静悄悄的,只剩下他一人的说话声。到后来他几乎是趴在了那人的手边,闭上了眼睛,口中还是念着那人的名字。

     他做了一个梦。梦中他似乎是在一片空旷的雪地中,满眼望去是望不到边的银白,耳中只剩下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咯吱声。这种情况下其实人都会本能的恐惧,就算是见惯了场面的他也不例外。但又无法改变什么,只好无助地望向四周,隐约中似乎看到了一点蓝光。

    “凉太君,你终于注意到我了吗。”已经时隔4年没有听到的熟悉声音在耳边响起。他几乎以为那是自己的幻觉,激动地转过头去。果然,那个人站在他的身后,眉眼温柔,微笑地看着他。

    “不是幻觉哦。凉太君你啊...这4年...辛苦你了呢。谢谢你,我很开心。“

     "小黑子...”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涌上心头,他惊喜得说不出话来。

    “所以你还是叫我小黑子吗?我可是都叫你凉太君了哦。”

     “哲也...你...我...我好想你...“明明有很多话想要和眼前的人说,话到嘴边瞬间便变成了”我好想你“这四个字。太过于简单但着实是这4年来最想告诉那人的话。

      ”我知道哦。我很开心....到最后都陪在我身边...我很开心...”那人伸出手抱住了他,将头埋在他胸前。

    ——是有温度的。他几乎要忘了这是在做梦,颤抖地紧紧回拥住许久不见的恋人,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下。

     “哲也你真是....竟然这样丢下我什么的...哈哈...还真像你...对不起...4年前的事是我的错..我不该任性的...所以你快回来吧..我真的好想你...简直快要疯掉了啊...回来吧...”大概就像是那些小说里说的快要将对方揉进骨血的那种拥抱吧,他激动得语无伦次起来,不断说着“对不起”“你快回来”之类的话。——真是太没用了,即使到了26岁的现在,也还是,一碰到黑子相关的事就会没头没脑起来。

    “不...那并不是凉太君的错。再说我也是真的想让你尝尝我亲手做的菜。我真是..好幼稚啊....不要道歉....你不需要道歉....抱歉...让你一个人...“那人像是安抚孩子一般,抽出手拭去他因为激动不自主流下的泪。

    ”我爱你....“在安抚下安定了情绪的他像是梦呓般喃喃道。

    ”我也是...只是凉太君一直都没有相信我...好担心你的将来...“

   ”噗...我的话,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还是从前,都是哲也你的啊。“听到对方似是调侃般的话语,他有一种像是回到了过去的回忆感,温馨得让人几乎要溺死在其中。

    ”你要幸福地活下去啊。所以...果然还是忘记我的事比较好...“

   ”怎么会呢我才不要忘记你的事...!”一种眼前人就要消失的危机感涌上心头,他更紧地抱住了那人。
 
   ”这样也是没用的哦。我马上就要消失不见了呢。”那人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轻轻地推了推他。”对不起....一定会再见到的吧。“

    ”等下...!!拜托你流下来..!!”他看着眼前的躯体一点点变得透明,完全不顾形象地大吼了起来。

    “对不起....但是我果然还是要走的。再见了...凉太君...”恍惚间他看到那个人逐渐消失不见的脸上似乎是流下了眼泪。——真好,印象中的那人基本上没有哭过,这大概...是那人第一次为了自己哭吧。

   “再见...下次再会....“

      又是像往常所做的梦那样,一切都如幻影般消逝。

     黎明的光划破天际,从病房的小床外透入,照在两人的身上。

     那似乎不同于每一个早晨——两个人的脸上都有淡淡的泪痕。

     一定会再次见到的吧。再见。

END

评论
热度(1)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