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黑】While I am in a dream

while I am in a dream

*BGM推荐:布兰妮《Everytime》

*血腥有(?)。慎入

*CP青黑,雷者慎入。

*渣渣慎入,仅为听着BGM突然想写了的奇怪的文(土下座。

 

        年少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奇怪的梦。

 

        或许是不曾遭受过如同突然从云端重重掉回地面的打击,一下子被同伴们抛弃的弱小的自己,他曾经天真地以为用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改变大家的想法。怎么可能。

 

      只是影子而已。永远都只能躲在光的背后。

 

      就如同他在梦境里看到的那样。

 

      似乎是枪击案的现场。

 

      拥挤的人群,夹杂着不断的尖叫声。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惊恐至极的脸色从小小的会场中向大门涌去,甚至有人被活生生踩死。罪犯很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智,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大声嘶吼着四处扫射。人群像是多米诺骨牌一般向前倒去。随之而来的是飞溅的鲜血。

 

      冰蓝色头发的青年护着几个孩子缩在不注目的墙角,尽力安抚着因为极度的恐惧大声哭泣的孩子。他极力克制着随着一阵阵的波动油然而生的恐惧感,一边偷偷打开手机,桌面上是与一位黑皮肤青年的合影,两个人都咧着嘴笑着。他已无暇回味曾经的往事。今天,刚好是他与那个青年分手的日子,又发生了这样的事,如今的他,大概已身处崩溃的边缘了吧。他快速地按下那串早已熟记于心的号码。接通了,对方似乎是在什么很吵的地方,大概是酒吧。他能听到那人已经有些醉醺醺的声音,带着一丝失望与不甘,”怎么了哲,难道是提出了分手后又反悔了,可真不像你啊...“

 

    他颤抖着微微举起手机,将背面正朝向罪犯所在的位置,以确保罪犯的言行可以被那人清楚地听到。其实有些自私呢。明明已经分手了还在这种时候去叨扰那人,分手的恋人...大概之后都不会再有什么牵连了吧。何况像他们这样,不被承认的恋情。

 

    一下子只剩下了一片喧闹的嘈杂,他的希望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失,大概是...那人再也不想与自己有什么牵连了吧。他苦笑,自己实在过分了。因为家庭的压力和一点感情上的裂痕就提出分手的自己,太过分了。

 

    大概过了几十秒,当他已不抱任何希望打算结束通话听天由命时,突然听到那人急切的声音,“哲你怎么了?你在哪里?我已经联系了其他警员,你把手机上的GPS定位打开。我马上过去你...“等不及那人说完,他便切断了电话。罪犯似乎注意到了他所在的角落,正想伸头看个清楚。他连忙拉下一旁的桌布,拉着孩子躲进了一张还算宽敞的桌子下面。打开了手机里的那人特意为自己装上的GPS系统,将手机紧紧攥在手中,似是寻求最后的安慰。

 

    ”青峰君...对不起...“他几乎是颤抖着呢喃。

 

   ”啊哈,黑子老师,是吧?哈哈我记得我的儿子可曾经在你的班里上学哦。怎么了,现在可怜兮兮地缩在那里。不要怕啊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突然听到一阵刺耳的尖叫,随之而来的是一张布满了血渍的扭曲的脸。他惊恐地抬起头。带着硬度的东西落到自己身旁的地上,发出金属制品特有的声音——一发子弹。他望向已经被打穿的桌子,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这种时候果然应该埋怨运气太不好吗。真是对不起了,青峰君。

 

    “那真是没办法了呢。“他轻声地叹道。

 

    “所以?你不叫你那位警察先生来吗?我可是听说过黑子老师您和那位先生的绯闻哦?”

 

    “已经结束了呢....青峰君...”他望向罪犯因为极度的兴奋而紧缩的瞳孔,缓缓闭上了眼睛。

 

     “嘭。”

 

      冰蓝色的青年倒向了一边的墙壁,最后看到的是,大概是那位黑皮肤青年破门而入焦急的脸。

 

   

     少年惊恐地从梦中惊醒,伸手摸了摸额头,满手的汗。自己竟是流泪了。果然是被刺激过头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很让人难过的事,只是想太多而已了吧。

 

     一切都会从零开始。只要学会淡忘就好。

 

 

 

      成人了的现今,曾经做过一个有关于过去的梦。

 

      似乎是回到了初二的那个暑假。在篮球部办公室的桌上小心地放上腿部申请。他有些恋恋不舍地回望了曾经与同伴们嬉笑打闹过的篮球馆。转身离去。

 

     其实并不是就此放弃,只是深深地不甘。他不懂同伴们为什么不明白他的想法,打篮球不就是因为喜欢吗,大家能聚在一起不就是因为篮球吗。

只是想让这一份只有他们6个人知道的欢喜的秘密能够永存心间罢了。

 

     果然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不能陪着他们走他们想走的路吧。可这并非本心,即使去做了也不会有丝毫的快乐。会堕落的吧,就像自己曾经最信赖却是第一个离开自己身边的青峰君一样。

 

     他像是失了神似的沿着熟悉的道路走着,任由过于强烈的阳光暴晒着自己的皮肤。街边的便利店贴出了薄荷棒冰的宣传画,M记又推出了新口味的奶昔,纸箱里的小黄猫又长大了一些....让他不得不回想起那些曾有那些少年们陪伴的日子,和搭档们沿着这条路带着一身汗臭味彼此嬉闹着,因为伤没好就跑去练习被黑皮肤的少年在街边敲了头,等合宿的大巴来的时候带着欣喜的心情互相取笑...

 

     他全部都记得。只是如今这些都要成了自己初中时代挥之不去的记忆了吧。

 

     他无法再控制自己的心情。埋怨着自己的软弱,眼泪禁不住地夺眶而出。他顾不得擦,只是加快了速度向前跑去。

 

      这种被曾经信任曾经欢喜的同伴们抛弃了的孤独感,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甚至让他心慌到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在强烈的不安感中犹豫着纠结。

 

      不想被忘记,不想被留下。

 

     他在心中拼命地呐喊。希望有谁能听到并伸出手将他从黑夜般的困境中拉出来。

 

      但是,没有人。任凭他喊破了嗓子,拼劲全力让人们注意到自己。还是,没有一个人。

 

      找不到出去的路了啊。

 

      少年黑子哲也的光,于他初二的那个暑假,熄灭了。

 

 

      他带着强烈的紧张感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口地喘着气。那种梦境,真的像是回到了初中二年级的暑假,那种以为已经成了一个人的恐惧感,笼罩在心头。让他不想经历第二次。

 

     “怎么了哲....?”有人扭亮了床头灯。

 

      “抱歉...吵醒大辉君了...“橙黄色的灯光笼罩在身旁,随着那人随之而来的体温。让他在一瞬间心安了下来。

 

       ”怎么了...?是我做太猛了吗....可是不是第一次了啊...“身旁的黑皮笨蛋困扰地挠了挠头,一脸关切地问道。

 

     ”大辉君脑子里只有这个吗。可真是个笨蛋呢。“还好,是已经不再独自一人的现金。因为恋人过于直白的话语而蹙起了眉,他有些不满地抱怨道。

    

     ”诶哲你...!又做噩梦半夜里惊醒的人才没有资格说别人是笨蛋!”

 

    ”的确是...噩梦呢....“有些惊异于黑皮笨蛋终于进步了些的理解力(?),他苦笑了一下。”梦到了初中二年级时候的事。那个时候...我退部的事。还真是...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些恐怖呢...那时候真是超幼稚啊...居然以为要一直一个人了什么的....”

 

     青峰大辉有些惊讶地瞪着一脸苦笑地回忆着过去的事的恋人,突然觉得很歉疚。那个时候,是自己第一个离开那个人的啊。年少轻狂的时候,还真是没有想到会给那个人带去什么样的伤害。更没有想到会让那个人记了那么长时间。“那时候...真是抱歉....嘛...别想了赶紧给我睡!明天你还要去幼稚园上班的吧!”莫名其妙地感到气急,他把那个人揽进怀里,关掉了床灯。

 

    “诶...大辉君....”

 

    “够了以后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

 

     “嗯...最喜欢大辉君了...“

Fin

 

 

评论

© 疲乏症 | Powered by LOFTER